還不是會員嗎? 註冊 登入
山角村
山角村

山角村是個傳統的原住民部落,位於大角山的山腰上,這個部落幾百年來遵守著祖先的誓言,據守著連接另一座山唯一的吊橋口,從來沒有遷徙過。

部落居民們各個驍勇善戰,抵抗著平地人民不知道的可怕族群。但是,經過百年的衝突與犧牲,山角村的人口已經逐漸凋零,快要無法抵禦依舊強勁的敵人。

部落長老們非常煩惱,敵人是個奇怪又可怕的族群,山角村一直以來稱他們為「黑仔」。這族群長的跟人類很相似,唯一能分辨不同的就是他們有一雙血紅色的瞳孔。「黑仔」殘忍、嗜血,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動突襲,想要闖過吊橋口的警戒線。
  
西薩是山角村的一員,他是個失明的孤兒,五歲時被部落長老撿回來,當作孫子一樣的扶養。希薩雖然雙眼失明,但卻強壯、聰明,非常受村裡同伴們的喜愛,長輩也都憐惜他,對他格外照顧。

雖然,西薩因為不知道自己的身世,覺得很失落、不安,但山角村居民的照顧與熱情讓他心存感謝,總想要多做些事情回報他們。

今年十四歲的西薩,依山角村的傳統來說,已經是個成年的男子。山角村的男孩們從六歲就開始接受父親的訓練,為成年後與「黑仔」的戰鬥做足準備。西薩沒有父親,所以全靠村裡其他成年男子們輪流教導,每個部落的人都像是他的親人。

山角村因為長年與「黑仔」的抗爭,村民格外團結,失去父親的孩子們很多,所以整個村莊都會互相照顧,像個超級大家族一般。 

西薩成年的這一年,第一次到吊橋口的警戒線輪班守衛,他雖然雙眼失明,但嗅覺、聽覺極其靈敏。
  
山角村就算百年來一直守護著這裡,卻始終找不到有效的方式預警「黑仔」的攻擊,他們總是突然的出現在吊橋的那一頭。所以,山角村只能不分白天、黑夜,讓部落的成年男子輪流守衛在警戒線附近。
  
這晚,西薩在守衛的時候突然覺得有些奇怪,他聞到了一股濃重的刺鼻氣味,他拍拍隔壁的同伴,「葛拉,你有沒有聞到什麼奇怪的味道?」
  
葛拉搖搖頭,才想起西薩看不見,「沒有啊!你的鼻子真的比狗還靈耶!你聞到什麼味道啦?」
  
西薩覺得不對勁,雖然自己的嗅覺很靈敏,但這樣刺鼻又濃重的味道,沒道理葛拉會聞不到。
  
「很臭啦!我去前面看看。」西薩心裡覺得不安,決定到前方探查。
  
葛拉不可能放任西薩單獨亂走,就跟著西薩一起。
  
倆人來到警戒線前方,西薩覺得味道更濃了,而且還伴隨著尖銳的聲音,有些是短促音、有些是長音,西薩隱約覺得自己好像明白這些音的意思。
  
西薩聆聽了好一會兒,斷斷續續的說出:「守衛……進……進攻……不好了!葛拉!快跑!」
  
葛拉雖然被西薩的話搞得一頭霧水,卻也驚惶的拉著西薩往後撤跑。西薩心頭緊張,甩開葛拉的手,大喊:「黑仔來了!快通知大家!」
  
葛拉大驚失色,邊跑邊示警,一邊回頭看還站在警戒線附近,眉頭皺得死緊的西薩。
  
「西薩!快過來!」葛拉大吼著,西薩卻充耳不聞。
  
站在警戒線前方的西薩臉色青白,眼睛周圍青筋明顯的突起。葛拉知道西薩狀況不對,看著已經從吊橋上過來的「黑仔」,葛拉衝上前想把西薩拉開,西薩卻絲毫不動。

這次「黑仔」的進攻很奇怪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西薩的預警,讓守衛已經在各崗位上備戰的關係,領頭的「黑仔」在吊橋上,揮舞著雙手不斷比畫,卻也沒有前進的跡象。
  
雙方人馬從夜半堅持到天明,「黑仔」才開始往後退,離開吊橋。山角村的守衛們不敢掉以輕心,依舊在原地警戒,他們讓第一次輪班的葛拉跟西薩先行離去。
  
葛拉扶撐有些癱軟的西薩返回部落,「西薩?你怎麼啦?怎麼怪怪的?」
  
西薩沒有回答,眉頭緊皺的搖搖頭。
  
「哎呀!西薩你的耳朵跟鼻子真是靈敏,我們這次這麼快就能警告大家,提防黑仔的攻擊,長老們一定很開心啦!」葛拉也沒把西薩的不對勁放在心上,自顧自的開心說著。
  
西薩隊葛拉索說的話充耳不聞,他心裡很亂,想著剛剛發生的事……
  
他竟然聽得懂「黑仔」的話!那個領頭的「黑仔」竟然叫他「孩子」……還說「孩子!你是被人類抓走了嗎?快回來吧!跟我們一起合作吧!做我們的內應,解決這些該死的守衛!」
  
西薩覺得自己的世界快要崩塌了!他竟然是「黑仔」?這雙張不開的眼睛,原來是村民口中「殘忍的血色」嗎?
  
回到部落後,西薩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裡,村民們很擔心,害怕西薩是被「黑仔」嚇到了。
  
「不會啦!西薩這麼勇敢,昨晚還是他發現到黑仔的!」葛拉大聲的說。
  
幾乎全部落的人都聚集在西薩的房門前,長老們神色顯得異常凝重。
  
一位蓄著大白鬚的長老擔憂的說:「你們說西薩是不是已經知道啦?」
  
他話一說出,其他的長老們臉色難看,不由得憂心忡忡的煩惱該怎麼辦?當初決定要把西薩帶回來的大長老思考了好一會兒,悠悠的說:「我會解決的,當初就說好了,我帶回來的我會負責。」
  
「我們再想想吧!畢竟這幾年的相處也是有感情的,更何況西薩真是個乖孩子!黑仔或許本性不壞……」大白鬚長老的話,引起其他長老的附和。

西薩把自己關在房裡一天,用力回想五歲前的生活,只有黑暗、疼痛、飢餓,失明又年幼的他,根本不記得當初的生活。只記得再山角村的日子,有長老的疼愛、村民的照顧與熱情,還有同伴們的支持,西薩第一次流下了眼淚。
他用手背擦了擦臉上的淚痕,想起長老們說過男人流血不流淚,西薩心裡已經做好了決定。
  
此刻的西薩覺得心裡異常輕鬆,想到自己剛剛的掙扎好像是沒有必要的,自己唯一的記憶是在山角村的生活,不論自己從哪裡來、是何種人,只要心裡認同就足夠了。
  
西薩推開了門,感覺到門口似乎圍了許多人,他心頭一陣緊張,如果這些人知道自己是黑仔該怎麼辦?

「西薩!你這個孩子,第一次被黑仔嚇到連飯都不吃啦?」村民們不斷釋出關懷。
  
大長老走到西薩面前,看著臉上留有淚痕的孩子,他摸摸西薩的頭,「孩子,你的眼睛或許是神明給你的禮物,失明給了你新生。」
  
西薩這才發現原來帶他回來的大長老一直都知道他是「黑仔」,卻依舊把他當作自己的孫子般疼愛,他心中湧起一股暖流,一個勁的點頭。
  
西薩在心裡發誓,這輩子一定要好好保護山角村。既然自己可以聞到「黑仔」的氣味、聽得懂他們的語言,就必須好好利用這個優勢,保衛山角村,保衛他的家人!



7142 人次閱讀
1 個評論
8月 23, 2013 上傳
回應故事
故事回應

大台灣出差旅遊找小姐最夯妖精外送茶:Line:twtw141 WeChat:chenxc8898
大台灣出差旅遊找小姐最夯妖精外送茶:Line:twtw141 WeChat:chenxc8898
大台灣出差旅遊找小姐最夯妖精外送茶:Line:twtw141 WeChat:chenxc8898
大台灣出差旅遊找小姐最夯妖精外送茶:Line:twtw141 WeChat:chenxc8898
大台灣出差旅遊找小姐最夯妖精外送茶:Line:twtw141 WeChat:chenxc8898
大台灣出差旅遊找小姐最夯妖精外送茶:Line:twtw141 WeChat:chenxc8898
大台灣出差旅遊找小姐最夯妖精外送茶:Line:twtw141 WeChat:chenxc8898
大台灣出差旅遊找小姐最夯妖精外送茶:Line:twtw141 WeChat:chenxc8898

故事作者

admin   4月 3, 2011
大家好,我是【說故事時代 Story Online】的管理員小編。
歡迎寫下看完故事後的心得與大家分享哦!

故事分類

書上找不到的故事

同類故事

看同類文字故事 更多同類文字故事
看同類影片故事 更多同類影片故事
看同類圖片故事更多同類圖片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