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不是會員嗎? 註冊 登入
公正無私的判官
公正無私的判官

從前有一個當官的人名叫崔生。在古代,地方官同時也是法官,除了要管理地方,也負責各種犯罪的判決。當地的百姓總是說崔縣官「鐵石心腸」,是個只講法律不講人情的鐵面官。
 
有一天,衙門的捕快抓到了一個名叫張大的人,他因為偷了人家一隻雞,被扭送到公堂前接受審判。崔生聽了罪狀與證據後,嚴厲地一拍驚堂木,喝道:「罪犯張大!根據朝廷律法,偷雞的人必須關押三個月!來人,將他拖下去!」

張大哭著拚命磕頭求饒:「求大人開恩,我家已經三天都沒東西吃了,因為我娘病了,老婆跑了,家裡的兩個孩子也餓得哭天哭地,不得已這才偷了人家一隻雞;求大人法外開恩,不然我一被關,家中的母親和孩子都無人照顧,就算沒病死,也會活活餓死的啊……」

崔生再拍驚堂木,冷冷地說:「一切依律法處置,不得求饒!」

「求大人念在小人這是初犯,小人如非情不得已,也不會淪落到偷東西,我再也不敢了……求大人罰我勞役、罰我捱棍棒,千萬不要關押小人;大人,我求人派人去查查,小人說的都是實情,小人的母親臥病在床很久了,還有一雙幼兒都無人照顧啊……」張大涕泗縱橫,伏地大哭。

這下,連被偷雞的農人看了都不忍心,幫忙求饒:「縣太爺,他說的是真的,他家大娘病好久了,老婆也跑了;只是他這人讀過書,臉皮薄,不好意思向大夥兒開口求助……算了,我們不想追究他,那隻雞就當作是送他們吃好嘍……」

「對呀對呀,這家人怪可憐的,就饒了他,打幾板就算了吧!」圍觀的百姓們紛紛向崔生求情。

「胡鬧!」崔生怒拍驚堂木,嚇得眾人直發抖:「國有國法、家有家規,豈容人情顛覆?來人!將張大押進大牢,關足三個月,一天也不許少!誰再敢幫他,視同助罪犯法,依法關押一個月以示警誡!」

「大人!大人……」張大哭喊著被拖下去了,圍觀的百姓都嚇得噤聲,趕緊散去,再沒人敢多管閒事,以免倒楣。



崔生這樣的冷面無情、鐵面無私,是因為他自己從小就在嚴厲的家庭裡長大,只要他做錯了事,他的父親就會給他很嚴厲的懲罰。

有一回,崔生與鄰居孩子打架,儘管是別人挑釁先動的手,崔生反擊保護自己,但是他的父親只是冷冷地說:「只要打人就是犯錯,沒有任何理由!」硬是罰他跪了整整一下午,膝蓋都腫了。還有一回,崔生家的門口有馬車相撞,崔生跑出去看熱鬧,沒有依父親的規定「下午待在書房看書」,因而被罰抄了五卷書。

也因為這樣,養成了崔生嚴謹剛硬的個性,他當上地方官後,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:「國有國法、家有家規,一切依法處置,沒有理由!」

雖然治安因此變好,但百姓們都覺得,崔生有時也太過嚴厲了,私下都說他是個鐵面、冷血的人。

某一天,崔生收到了朝廷快馬加鞭的聖旨,原來是崔生治理地方有功,連升兩級,即將被調升至徐州當官。崔生的妻子收到消息,開心地前往市集買菜,打算好好慶祝。

崔生的妻子剛到市場,就聽見人們的竊竊私語;原來,被崔生關押的那名小偷,他的母親和兩個孩子因為沒人照顧,都餓死了!市街上罵聲一片。

「縣太爺真是鐵石心腸,他不肯網開一面放過那人,也不幫忙照顧孤兒寡母的,這才讓孩子和老人家餓死了!」

「縣太爺真是太可惡了!老百姓的命就不是命嗎?」

「三條人命哎!他一定會被老天爺懲罰的!」

村民們你一言我一語地罵著,直到看見縣太爺夫人來了,這才統統閉上了嘴散去。

崔生的妻子聽了很難過,她心想:老爺依法判案是沒有錯,但是沒有查明民情委屈,處置過於嚴苛,害死人命,真是罪過啊!她再也無心採買,流著淚向上天祝禱:「我丈夫因嚴苛待民,以致害死人命,老天爺您若要發怒懲罰他,就由我來代替丈夫受罰吧!」她回家後,便感到身體有點不舒服;過沒幾天就倒臥在床。

任期在即,崔生必須遵照朝廷指示動身前往徐州,但因妻子還帶著病無法同行,說好由崔生先去徐州,待一個月後,都安置妥當了,再派人來接妻子前往團聚。交代完,崔生便帶著隨從走馬上任了。

崔生在前往徐州的路上,突然遇到了一陣大霧,讓他們一行人迷了路,慌亂之間,前方有位身穿青袍的中年男子,也帶了一群隨從走了過來;崔生便策馬上前,拱手求問:「前往徐州的路該怎麼走?」

青袍男子卻不驚慌,輕鬆地笑了笑,說:「正好,我也要前往徐州,您跟著我一起走吧!」

「喔?那可真巧!那就有勞閣下了,呵……」崔生見青衣男子衣冠楚楚、相貌堂堂,勾動了好奇心,邊走邊問:「請問閣下到徐州,是去經商嗎?還是教書呢?」

「我要去徐州當縣太爺。」青袍男子笑答。

崔生一聽,板起臉來,說:「先生別開玩笑了,在下正是徐州新任知府,閣下豈可拿王命開玩笑!」

青袍男子卻笑著揮揮手,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,繼續領頭走在前面;崔生拿他沒辦法,也只能跟在屁股後頭走了。

等到抵達了徐州官府,崔生遞了命書,便被衙役恭敬地邀請進入大廳登座;沒想到青袍男子竟也一路併肩跟著,而且還堂而皇之地、大剌剌地坐在縣太爺的位置上,居然都沒人攔他?崔生正要發威,突然見到自己的妻子走了進來,向青袍男子一跪到地,說:「命婦參見大人……」

這時,崔生氣得就要怒罵座上那青袍男是個冒牌貨,沒想到青袍男子從容地揮揮手說:「免禮,看在妳夫婿也是徐州縣太爺的份上,我就讓你們先敘敘舊吧!」

崔生環顧四周,見到滿堂衙役站立兩側,似乎人人都以青袍男子為首,只覺得氣氛有異,真是一頭霧水,趕緊問妻子說: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妳不是還在老家養病嗎?為何來到這裡,而且還稱那冒牌貨為大人?」

崔生的妻子低著臉,臉色慘白地說:「相公,我已經死了,凡是死掉的人,都必須來向徐州地府的縣老爺報到……」

崔生整個人驚得呆立原地。崔氏哭哭啼啼地將事情說了個清清楚楚,原來,張大偷竊案一事驚動了玉皇大帝,小小的偷竊案卻造成三條人命;崔生判案不當,依照天庭律法,原本應該以死抵罪;但因崔生的妻子到廟裡請願,願以身代罪,因此崔生出門不久後,她就病死了。徐州地府的陰曹為了讓崔生知道實情,便故意安排這趟巧遇,好讓崔生的妻子可以向丈夫做最後的告別。

崔生聽完如中雷殛,他伸手想要拉妻子的手,卻眼見妻子的手如同空氣,怎麼握也握不著,又看到妻子的雙腳飄浮空中,這才相信了他們夫妻已是陰陽陌路的痛苦事實。

這時,青袍男子對崔生說:「這樣你全懂了吧!你我都是徐州縣太爺,只是你管陽間、我管陰界……」

崔生不願與妻子陰陽兩隔,他雙膝一軟,跪倒在地,哀哀求情:「既然閣下掌管陰間,就請您放過我的妻子吧!」

「唉!國法家規尚且不容講情,天理昭彰,又豈能動搖呢?青袍男子歎息道:「你當初判案過苛,害死了三條人命,如今也只能用命來償還,上天容你妻子代你受罰,為你崔家留後,已是網開一面了!」

「可是,我……」崔生還想爭辯,青袍男子冷冷地說:

「所謂,國有國法、家有家規,我只是依照天庭法律來判。」

崔生一聽,這不正是自己常常說的那句話嗎?他嘆了口氣,低下頭,再也無言以對。

「崔生,」青袍男子問道:「你是否心有不甘?」

「沒錯,我害死了三條人命,但這並不是我的本意呀!」

「崔生,我了解你的苦衷,你只是剛正不阿、公正無私;只是……依法判案,也必須體察民情是否有什麼苦衷,必要時也需得法外開恩,不能一概而論啊!」青袍男子說。

「我認罪了,大人,罪是我犯了,也該由我來擔,就請你放回我的妻子,抓我去陰曹吧!」崔生誠懇地說。

青袍男子看到崔生確有悔意,語氣一轉,「嗯,你如今懂得了人有隱情時的苦,相信日後你必能成為一位真正的好官。崔生,因你妻本就無罪,且願意以身代夫,情有可憫,我姑且將她逐回陽間,也會代你求上天恩准你十年陽壽;在這十年之間,盼你能成為一位愛惜百姓的好官,多積陰德,將來或許有機會延長你的陽壽……」

說完,青袍男子與隨從便消失不見了。

此後,崔生果真成為一位仁民愛物、體恤民情的好官,他判案嚴謹、獎善罰惡,多做善事,又經常救濟窮人;在他上任徐州知府後,足足又多活了一十九年,直到六十一歲,看到了孫兒出世這才含笑壽終正寢。人們都說,崔生是因為心存善念、多行善事,這才讓上天又多賞了他九年的陽壽啊!



2957 人次閱讀
0 個評論
5月 22, 2012 上傳
回應故事
故事回應

故事作者

admin   4月 3, 2011
大家好,我是【說故事時代 Story Online】的管理員小編。
歡迎寫下看完故事後的心得與大家分享哦!

故事分類

書上找不到的故事

同類故事

看同類文字故事 更多同類文字故事
看同類影片故事 更多同類影片故事
看同類圖片故事更多同類圖片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