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不是會員嗎? 註冊 登入
小果子和小白鶴(上)
小果子和小白鶴(上)

陽光真好!照在牛車上亮晃晃的,晒得小果子和他爹娘暖烘烘的,他們齊聲唱啊唱,搖呀搖,很快就到了外婆的花圃啦!小果子衝下牛車,歡聲喊著:「阿婆!我們來幫您種花苗嘍!」
 
阿婆笑開缺牙嘴,一把將小果子抱進懷:「太好啦,小果子最乖啦!阿婆送你一件好玩的物事喔!」

小果子一看,哇,是一隻黃褐色乳毛的小雛鳥。

「這可不是普通的鳥喔!」外婆笑得滿臉皺紋花:「這是一隻小丹頂鶴,珍貴著呢!阿婆教你啊,這鶴呢,有支牠的歌。」

阿婆張嘴唱:「小白鶴啊小白鶴,展翅飛飛多快樂,頭頂小紅帽,仰頸一路歌……」

小果子抱著小白鶴,聽得正入迷,扶著他肩膀的阿爹、阿娘也接著一起唱:「小白鶴啊小白鶴,潔白雪亮心地好,忠心來護主呀,義氣比天高……」

小果子正想張口跟著唱,臉頰一陣麻癢癢,張眼一看,原來是小白鶴用長嘴喙正在磨蹭他的臉,好像在心急地叫他快起來。

「我好累喔!讓我再多睡一會兒嘛!」小果子想要抱起身邊的棉被,卻只抱到了一窩乾草。

「小果子!你這個懶鬼!」尖銳的聲音從牛棚口衝了進來,尖嘴斜眼、腮幫子又高又鼓的後媽在吼叫:「還不快去廚房煮早飯!當心我火大拿小白鶴來煮湯……哎喲!」

前面那串罵人,是小果子天天都要聽見的;後面那聲尖叫,是後媽的肥屁股被小白鶴啄出門的聲音,後母連聲咒罵地出去了:「我遲早宰了你這頭小畜生……」

「小白鶴呀……」小果子嘆了口氣,用手梳理牠雪白的大羽毛:「你可千萬不能再幫我出氣啦!我好不容易用睡牛棚當作交換,才讓後娘不殺你哎,你可要懂事點,不能再惹她,啊?」小白鶴向小主人鞠躬,又展翅跳舞,好像在道歉一樣。

小果子這下完全醒了,他記起娘和阿婆都死啦,只有這隻白鶴陪著他,忍不住撫了一下胸口;往窗外看去,天色烏烏青青。全身又痠又痛,哎唷,再怎麼不舒服,也得趕緊去幹活兒。

小果子抱著柴木,走進廚房正要生火,米店的顧大娘摸黑送米來,她將小果子拉到身旁:「快,趁你後娘不在,大娘帶藥來給你擦。」

顧大娘打開小果子的上衣,一邊擦、一邊罵:「這女人也真是歹毒,專打在你爹看不見的地方,真是!舊的腫還沒消,又打出新的……」

正說著,小果子的爹剛好進來。

「顧大娘,多謝您經常送米給我們吃……」果子爹一眼瞥見小果子的後背,驚訝地說:「咦?小果子你怎麼受傷了?要不要緊啊?」

「您問得正好!」顧大娘緊張地望望門外,確定果子的後娘沒在後頭,立刻把握這難得的機會:「您可知道,小果子才七歲大,他後娘卻天天叫他生火煮飯!」

「啊?這……」果子爹個性軟弱又愛面子,他笑笑說:「小孩子幫忙做家事,也是應該的嘛,啊?」

「那麼,您可知道!」顧大娘義正嚴辭地說:「他後娘把他趕到牛棚裡睡?」

「爹……」小果子接口,他真怕小白鶴會被後娘殺掉:「是我自己願意的!我自己願意的!小白鶴長大了身子太長,床擠不下,所以……。」

「哎呀,難怪你被欺負成這樣!」顧大娘情急之下,抖出最後也是最嚴重的一個秘密:「小果子身上這些傷,全是他後娘打出來的!」

「啊?是……是嗎?」果子爹很為難。

顧大娘正要往下說,後娘拖著她的親生兒子小喵子,風風火火地進來了。

「哎!爺,你幹嘛一下床就往廚房跑,害我可追得苦呀!噯,顧大娘您又送免費的米來啦?真是謝謝您啦!」後娘一看,天哪!小果子身上的傷露出來了,她掩飾驚慌、故作關心地問:「這是怎麼啦?」

果子爹正要回答,顧大娘衝口而出。

「我看不下去了,我要說!」顧大娘等了很久,今天一定要救這孩子:「果子爹,您知道果子在他娘過世的這兩年,過的什麼日子?只要你一出門,小果子就糟殃,做粗活苦工還不算,他後娘動不動找藉口用掃把竹條毆打他,你看!這傷全是她弄出來的!」

小果子爹看看大娘、又看看妻子,他不知該怎麼辦;後娘倒先發制人,對顧大娘發起飆來。

「哎呀妳這天殺的蛤蟆嘴!我管教自家孩子關妳什麼事!」後母一邊反擊,一邊眼珠滴溜滴溜轉,心想要演哪齣戲才能瞞過果子他爹呢?哎!給她想到了!她抄起掃帚,惡狠狠地說:「我告訴妳呀!孩子不乖就要管!連我自個兒生的小喵子也沒得例外!」

說著,真舉起掃帚往兩歲的小喵子身上打,只是她故意失準,淨打在小喵子腳邊的地上,小喵子嚇得大哭起來,後娘也真著哭:「誰叫我命賤要當人後娘,認真教孩子,卻被人誣賴成閔子騫他後娘……」

善良的小果子見了,哪知是後娘在演戲,他趕快跪到弟弟跟前捱掃帚,哭著求情:「您別打了,弟弟會痛的……。」

顧大娘完全沒想到果子後娘如此潑辣,整個被嚇傻了!果子爹覺得很丟臉,只柔聲勸:「好了好了,別打了,在外人面前吵吵鬧鬧不成樣子嘛,啊?」

「就是說!」後娘見機行事,丟下掃帚,轉身拎起那袋米往門口摔出去,吼道:「妳這蛤蟆嘴別來惹亂我家!咱不稀罕妳的米,以後別再來!」

顧大娘噤若寒蟬,撿起米袋快快離開了。



「你說怎辦?要除掉老頭,就得先把小果子給除了!否則等老頭兩腿一蹬,我們還得替他養兒子嘛!」後娘口中的老頭,就是果子爹。她又趁果子爹不在,叫來藥店的徐大夫商議。

徐大夫原來就是後娘的情夫,也是小喵子的親生父親,他經常趁果子爹不在,偷偷到家裡來幽會。後娘毆打小果子,一方面是厭棄,再者也是為了讓小果子畏懼她,這樣他就什麼都不敢講。

「嗯。」徐大夫長相英俊,心腸卻很壞,他問:「果子爹的錢弄到手了沒?有了就先對小果子下手,再除掉他爹。」

後娘點點頭。徐大夫又遞給她一盆樹,陰沉地說:「拿去院子角落種下,小心別讓人看見。」 (待續)



1837 人次閱讀
0 個評論
5月 10, 2012 上傳
回應故事
故事回應

故事作者

admin   4月 3, 2011
大家好,我是【說故事時代 Story Online】的管理員小編。
歡迎寫下看完故事後的心得與大家分享哦!

故事分類

書上找不到的故事

同類故事

看同類文字故事 更多同類文字故事
看同類影片故事 更多同類影片故事
看同類圖片故事更多同類圖片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