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不是會員嗎? 註冊 登入
伊諾與新世界(上)
伊諾與新世界(上)

「離開村子千萬要走在道路上,不要隨意亂走,森林裡的怪物是會吃人的!」村子的人都這樣告誡著孩子們,以及即將遠行的村民。
 
耕村是在很久很久以後的一個小山村,平日村民們以農作物為生,除了自給自足外,還可以在每個月村際物資交流時,換一些鐵村的工具、陶村的容器、或者是漁村與獵村的收穫物,幾個各自分工的村子互通有無,是這塊大陸許多角落的生活常態。

然而這不是一個平靜安全的世界,在森林、山野、或者沼澤地之間,住著其他與人類不同的生物,看過的人都說他們長得相當可怕,身上的外型不像人一樣,而是到處亂長,有多一隻手的、有下巴像是爪子狀的,還有全身皮膚都坑坑洞洞的。

「他們是人嗎?」孩子們聽到這些描述,總會這樣問。

這個問題在村子的長者間,並沒有答案。有人說:他們和人一樣會用工具;有人說:他們有自己的語言;但也有人說:他們只是一群打獵維生的原始生物,就像是流傳下來的故事裡,很久很久以前的半猿人一樣。可以肯定的是,每個人都說,他們是很暴躁的,只要在他們面前一不小心,就會被攻擊,甚至在某些村落群還有人被殺害!吃人怪物的說法,就是這麼傳出來的。



伊諾是村子裡大家公認最大膽的孩子。這並不是一個讚賞,因為就在伊諾獨自進了森林幾天又回來之後,除了村民罵他不要命以外,村長還下令讓他獨自關在一間小屋裡整個月。因為,假如真的遇上怪物,誰知道他們身上會帶著甚麼傳染病呢?其實,對伊諾來說,雖然承認自己有著喜歡冒險的個性,獨自闖進森林卻不是為了好玩,而是在爸爸生病後,聽村裡的醫生說著,能夠治病的草藥長在森林間。但敢進去森林的獵村大哥們總花上兩三個月打獵,才會在交流日來上一趟,即使請他們採藥,又要等上兩三個月,爸爸哪撐得了那麼久呢?

因此,雖然被隔離了一整個月,看到爸爸的病情因為草藥漸漸好轉,伊諾也覺得值得了。只是他沒想到自己的行為居然成了榜樣,回家才沒多久,以前總繞著伊諾,把他當大哥哥的隔壁孩子,也跟著跑進森林採藥了!更糟糕的是,十幾天過去了,這孩子並沒有回來。

「亞夫大概是死了吧。」

「都是你!要不是你自作主張,怎麼會發生這種事?」

「這下好了,自己沒事,反倒害別人在森林裡丟了性命!」

對伊諾的指責不斷出現,最讓他難過的是,亞夫的媽媽躺在床上,除了掉淚,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。幸好,伊諾的爸爸替他擋了這些不客氣的辱罵,以及指責,雖然病還沒好,仍然輕聲安慰著伊諾:「你不要太自責了,再怎麼說,也不是你要他去採藥的。」

「可是……要不是因為我……」伊諾想到亞夫就這麼毫無音訊,這幾天總是紅著眼眶,想著如果當初好好看著他就好了。

很快地,又一個月過去了。村子的人們是健忘的,指責的聲音過不了多久就漸漸平息,由於醫生上次的囑咐,獵村在交流日帶來草藥,亞夫的媽媽也已經好轉,除了少了一個人之外,村子幾乎恢復了原本的平靜。然而,時間越久,伊諾越加自責,尤其交流日那天,他抓著獵村的大哥們詢問,他們卻異口同聲地說從未在森林裡看到任何孩子。

「說不定他到森林邊緣,不敢走進去,又找不到回程的方向,就迷路了。」

「如果他一直沿著大路走,一定有人可以帶他回來的。」獵村的獵人用自己都無法擔保的猜測安慰著他,當然一點效果都沒有。

於是,就在父親快要康復的時候,伊諾偷偷下了一個決定。

天漸漸亮了,站在森林邊緣的伊諾,等著陽光照射進去的那一刻。
 
爸爸已經恢復力氣,開始進田耕作,放心的伊諾趁著天黑,偷偷整理包袱,帶著前兩個月換來的一把短刀,往森林的方向走。他想:「就算亞夫真的不在了,也要找到他剩下的東西帶回村子,這是我應該負責的。」

森林在白天看起來並不恐怖。細碎照入的日光,讓整片樹林閃耀著翡翠一般的顏色,要不是吃人怪物的確有許多人看過,很難想像為什麼充滿生機的一個地方,會被形容成幽森陰險,完全不該進入的魔域。憑著爸爸臥病期間,向醫生學來的知識,以及上次進森林自己的摸索,伊諾大概知道幾樣野菜是可以吃的。他邊走邊留意,看到就順手採集,當陽光漸漸減弱,森林開始轉成黑色時,他找了一棵看起來安全,又不顯眼的樹,身手矯健地爬了上去,恰好在樹枝旁有個凹洞,伊諾把隨身的物品放妥,準備吃點東西充飢,並等待天亮。

夢裡,是一個他未曾看過的世界,到處都是各種顏色的燈,到處都是人,還有許多他沒看過的車子。人們說著伊諾聽不懂的語言,但是可以看得出來,他們十分開心。這個世界的房子比他看過的,高了很多很多。伊諾抬起頭,傳說中會飛的機器盤旋著,發出很大的嘈雜聲,兩旁的每間房子裡,都傳出從來沒聽過的音樂,眼花撩亂的伊諾,邊走邊看,四周的人似乎都沒注意到他,突然從遠方閃耀起巨大的紅光。「這是煙火表演吧!」伊諾想,只是紅光不斷擴張,將周圍的事物吞了進去,開始有人朝著這個方向跑過來,只是他們的速度比不上紅光的速度,當周圍的人表情開始慌張的時候,伊諾已經發現,那不是甚麼光,而是巨大無比的火球,他就像所有人一樣,轉身就跑,正當背後越來越熱的時候,突然一腳踩空,直直向下掉……

「幸好我爬得不高。」伊諾想,陽光已經照進樹林,四周的生物都醒了過來,蟲鳴聲、鳥叫聲,就像他剛進樹林時一樣。他揉揉摔疼的屁股,又爬上樹拿隨身包裹,準備繼續前進。

為了尋找亞夫,這次伊諾更進入森林深處,幾天後,他走進了從來沒去過的地方,不出多久,已經辨別不出方向,別說前進,就算要回頭,也找不到路了。即使如此,伊諾仍然繼續探索著,比起亞夫失蹤的時間,這幾天算什麼呢?

只是,他無法理解的是,越深入森林,那個世界在夢中更加清晰。除了第一天的夢之外,接下來看到的是這個世界的不同面貌:白天、黃昏、清晨、深夜,大爆炸的恐怖景象不再出現,取而代之的則是生活的景象。他在夢中行走的速度很快,有時甚至會飛起來。因此,他很快地探索了這個有許多高聳房子的地區,有時從窗外,有時走進建築。當他站在房子頂端,往遠方看時,他看到了這個聚落的邊界,再過去,是與他的世界比較相似的景象……

(待續)


3761 人次閱讀
1 個評論
3月 31, 2012 上傳
回應故事
故事回應

故事作者

admin   4月 3, 2011
大家好,我是【說故事時代 Story Online】的管理員小編。
歡迎寫下看完故事後的心得與大家分享哦!

故事分類

書上找不到的故事

同類故事

看同類文字故事 更多同類文字故事
看同類影片故事 更多同類影片故事
看同類圖片故事更多同類圖片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