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不是會員嗎? 註冊 登入
巧兒與小橘精
巧兒與小橘精

這一天,福建省興化府縣官劉大人的家裡熱鬧極了,從早到晚客人沒間斷過,地方上的人們源源不絕的帶來各式各樣的賀禮。
 
「泉州府縣令何必問何大人駕到……」
 
劉大人丸子眼一睜,唷!是另一府同樣職級的知縣大人來了,立刻走向門口迎接。
 
「本府富戶錢泰多錢夫婦,帶來龍鳳白玉環一雙……」
 
劉大人八字眉一挑,喔!大戶送寶物來了,他站起身來迎接。
 
「十二鄉里長,合送老檀香屏風一套,代鄉親們敬獻茶葉百罐、美酒百罈、地方特產柑橘一百籮筐!」
 
劉大人一聽,這群人職級全在腳底下,送的禮物也不過是地方特產,於是打了個馬虎馬虎的大哈欠。
 
劉大人正準備入席,突然背後傳來一個低得像大鼓的男聲,說:「恭喜大人……」
 
回頭一看,咦?沒人呀?難道見鬼了嗎?背後突然有人拉住他的玉佩,轉頭一看,啊……是一個怪物!
 
「你是什麼玩意兒?你要做什麼?」劉大人暗自心驚,這是個人?還是隻肉胎妖怪?
 
只見那怪人100公分高,身體又圓又寬,一身棕色衣服皺巴巴直拖到地,完全看不見腳,好像隨時要脫皮一樣。還有他那張臉,長滿一顆顆凸起的疙瘩,有大有小,好像許多樹瘤櫛子硬生生要透皮而出;唯一正常的,是他懷中的那盆小樹。
 
這會兒,怪人正伸出他的手,用不知從臉皮何處發出的聲音說:「恭喜大人榮任本地縣令,小人全家賀喜來了。」
 
喔?說人話呢!不過忒也奇怪,說是全家一起來道喜,卻只見他一個人嘛!而且那雙手也長滿了一堆櫛子;就算是那盆樹─深藍瓷盆裡插著一根瘦巴巴、只有指頭粗的樹幹,枝子上枯枯乾乾的,這等劣物也能當成賀禮嗎?
 
「去去去!去廚房領點剩飯菜!把你的樹也帶走!」劉大人抽回玉珮。

但,那人說:「我什麼也不要,只想把小樹送給劉大人。」
 
劉大人正要喊家僕攆走怪人,這時一個小女孩跑過來,說:「爹,您怎麼生氣啦?」
 
「妳跑出來做什麼?小心,不要跌倒了啊……」劉大人緊張地說。
 
原來,劉大人對人苛刻,唯獨非常寶貝這個獨生女巧兒。因為巧兒四歲那年,和她的母親雙雙感染傷寒,母親因此過世,巧兒雖活了下來,卻因高燒而瘸了腿,從此沒法正常行走,更別說是玩耍或活動,劉大人因此也對巧兒格外呵護。
 
巧兒是個溫柔的小女孩,並不因身體的殘疾而變得暴躁,反而對弱小特別關懷。行動不便的她喜歡植物,經常在園子裡修枝剪葉、除蟲澆水,讓花草安慰她寂寞的幼小心靈。
 
「爹,你看這盆樹那麼瘦小,好可憐喔!它需要人照顧……」巧兒轉頭朝向捧樹的怪人,禮貌地問:「這位大叔,它是橘樹對嗎?您可不可以把它送給我?我會好好照顧它的……」
 
那怪人突然紅了眼眶,讚許地連連點頭,伸出雙手說:「那就轉送給小姐作為七歲生日的賀禮吧!」
 
「咦?」巧兒正想問呢!怪人轉身就走;離開時,巧兒隱約看見他好像在用袖子擦淚。
 
「小橘樹,你怎麼那麼瘦小呀?你瞧,你的葉子都枯了……」巧兒幫小橘樹修枝澆水,又把它好好的放在床頭邊的小方几上,這才安心去睡。

半夜,巧兒被一陣細小的哭聲吵醒,她覺得很奇怪,側耳細聽,好像是幼兒的哭聲,循著聲音找去,竟然是從小橘樹的樹幹裡傳來的。

巧兒起初有點害怕,但是那哭聲是那麼稚嫩、那麼傷心,勾動了巧兒心裡一陣奇異的感覺,她柔聲對那棵小樹說:「你在想念你的阿娘,對嗎?」說完,她自己也哭了起來。

哭了一陣,巧兒抹抹眼淚,對小橘樹說:「我唱首我娘教的歌給你聽,好嗎?」說完,她用清脆的聲音唱起來:「小娃娃,在想家,一把鼻涕淚汪汪;小娃娃,莫心傷,阿娘疼你入心腸……」唱著唱著,小橘樹的哭聲漸漸停了。

從此以後,巧兒更加疼愛小橘樹,每天晚上,她為了安慰小橘樹,唱母親教她的兒歌、說好多的故事給它聽,她好像化身為它的小媽媽。

有一天,巧兒的行為惹起洗衣丫鬟的注意,跑去告訴了廚房伙頭、伙頭又告訴管家、管家再稟報老爺,全府上下都在傳言:「小姐房裡出妖怪啦!」

深夜一更天,劉大人在管家的陪同下悄悄來到巧兒房門口,果真聽見娃娃哭聲和巧兒的歌聲,劉大人又驚又駭,破門而入,指著那棵小橘樹喊:「管家!快用紅布套包起來,把這盆怪物給我扔到火爐裡去!」

「爹!不要!」巧兒一急,摔倒在地,劉大人心疼地將女兒扶起,她淚汪汪地求情:「這棵小橘樹是因為想念它的媽媽才哭的,我哄哄它就沒事了……」

「這等怪物!怎能容它留在府裡呢!」劉大人氣急敗壞地說。

「爹!」巧兒哭著說:「以前人家也笑我是苦命的怪物,剋了娘的命、還瘸了一條腿!像我這樣的殘人,老天都能容我、憐我!你就不能給這棵小橘樹一條生路,讓它好好的活下去嗎?」

劉大人這才勉強地點了點頭。

一年過去,劉大人因為風評不佳,要調任到別的縣,劉府上下都在打包準備搬家。

「不用的東西就扔了,新宅小得多,不要浪費了金錢和力氣。」心情不好的劉大人叮嚀著僕人;他看見巧兒懷中抱著那盆已經結滿果實的小橘樹,正要上車,立刻叫管家將她攔下:「把那盆怪樹拿去扔了!」

巧兒苦苦哀求,劉大人這回說什麼也不答應。最後,還是管花的園丁解了圍,他建議將小橘樹種到花園裡,巧兒哭著答應了。

巧兒親自挖了坑,小心地將小橘樹移到泥土裡,又將自己頸上、母親留給她的金鍊子掛進小橘樹的枝椏,說:「只要有機會,我一定會回來看你,你一定要好好的長大啊……!」

這時一陣秋風吹起,將滿樹的小白花吹得有如飛雪,飄滿空中,眾人親眼見到:數不清的小白花瓣一路跟隨載巧兒的馬車送行,其中還有一些落在巧兒的臉頰上,好像是要幫她擦去眼淚。

很多年過去了,巧兒長成了娉婷少女,家道中落的她,由父親作主嫁給了一戶普通人家的書生。巧兒的父親做官不順;但賢慧的巧兒卻輔助丈夫考上功名,而且很巧的是,巧兒丈夫被派到興化府去做知縣呢!

得知可以搬回童年的舊家,溫婉的巧兒忍不住激動。這些年來,她一心牽掛那棵小橘樹,不知它可還活著嗎?有沒有被人挖了?會不會早就枯萎了?

巧兒搬回舊家的第一件事,就是尋找那棵小橘樹,但是她左看右看,都看不到小橘樹的影子,心裡著急得想哭。

「夫人……」

巧兒回頭,是老園丁在說話。

「老朽照顧這園子已經多年,可能知道您要找的那棵橘樹在哪兒……」

「您請快說!」巧兒急道。
 
「請跟我來……。」

園丁帶巧兒進入內院,眼前的景象讓巧兒看呆了。

一株又一株的橘樹,長成了一片橘樹林,開滿優雅的白花,林立在庭園裡;巧兒不敢相信地,用手一株一株地碰觸它們,好像夢境一樣。

「當年,外院的角落原本只有一棵矮小的橘樹,不知為何,自行茂盛地長了起來,而且在它的左右,一一長起了新的橘樹,幾乎是每一年都會長出一株新樹,後來數量太多,花園裡容不下了,老朽就將他們統統移到內院的庭院裡。」園丁解釋:「可是很怪,不管怎麼施肥,這些樹從來不開花、不結果……」

巧兒細膩地撫摸那些橘樹,她知道它們為何為長得如此林立繁盛,心底充滿了感動。

園丁在她身後跟著說:「奇的是,前不久,這些樹就開起了白花;今兒個一早,老朽照樣來整理的時候,發現這些橘樹在一夜之間結出了滿樹的果實呢!」

說著,秋風又起,將小白花滿滿地吹落在巧兒的髮間和手中,巧兒微笑了。

月亮圓圓的升起,巧兒獨自來到橘樹林,想要辨認出當年的那棵小橘樹。

內院裡夜霧四起、花香漫漫,巧兒找了好久還是認不出來,她心裡閃過一個念頭,於是張嘴清唱:「小娃娃,在想家,一把鼻涕淚汪汪;小娃娃,莫心傷……」

歌聲未完,一陣夜風鼓譟,將橘樹吹得颯颯作響。角落裡一棵橘樹樹幹上靜悄悄地撐開了一個口子,從裡面走出來一個人,笑吟吟地向巧兒走來。

巧兒訝異地看著那人越來越近,特徵一一映入眼簾,忍不住驚呼:「你……可是送我小橘樹的那位伯伯嗎?」

不對不對,那人分明是位少年郎,他一身棕衣拖地,臉上的櫛子也少得多,再一看!少年郎脖子上,竟然掛著巧兒的那條金鍊子!

「你,你是……」巧兒驚問。

少年郎說,是的,他就是當年巧兒救活的那棵小橘樹。

他又說,當年為了迎接劉大人上任,鄉民們摘下柑橘百簍,害得廣大橘樹折枝受傷,幾乎斷了命脈。上天希望橘樹們給劉大人一個將功抵過的機會,於是由老橘精化身為人來到劉府,想把最後的命脈交給劉大人照顧;誰知最後竟然是巧兒救活了他,這些年來為報恩情一直等在這。如今巧兒和丈夫回到舊居,是天意,也是緣份未盡。

「我們橘樹的精魂,一生只能化身一次,我見了您一面,心裡感到很幸福。從今以後,我會默默守護著你們。」小橘精說完,就走回樹洞,瞬間不見了。



1599 人次閱讀
0 個評論
2月 3, 2012 上傳
回應故事
故事回應

故事作者

admin   4月 3, 2011
大家好,我是【說故事時代 Story Online】的管理員小編。
歡迎寫下看完故事後的心得與大家分享哦!

故事分類

書上找不到的故事

同類故事

看同類文字故事 更多同類文字故事
看同類影片故事 更多同類影片故事
看同類圖片故事更多同類圖片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