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不是會員嗎? 註冊 登入
神秘少女俠
神秘少女俠

京城裡,有一個叫做光德坊的地方,住著一位擁兵數萬、位高權重的潘將軍,有一年,潘將軍在江邊奇遇一位長眉僧人,送給他一串珍貴的玉念珠對。

僧人對他說:「施主氣宇不凡,將來想必飛黃騰達、不可限量!這串玉念珠只能跟隨權貴之人,請將軍帶在身邊做為吉祥之物吧!」長眉僧人說完,就不見了。
 
潘將軍低頭把玩這串玉念珠,只見它顆顆晶瑩,得來的過程又很玄奇,從此將它收藏在家裡,偶爾取出把玩欣賞;很巧的是,幾年間,果真如長眉僧人所預言,潘將軍官運亨通、連升三級,從此深信這玉念珠是件寶物,為了表示慎重,潘將軍親手將這串玉念珠擺放在精緻的大錦盒中、貼上封條,還擺了些瑪瑙玉石供在它的旁邊,整盒供奉到慈恩寺裡,每個月的初一都準備鮮花水果,親自到廟裡將玉念珠取取出來膜拜。
 
「這串玉念珠使我潘某連連告捷、家宅興旺,我要將它作為我潘家的傳家之寶!哈哈哈……」他將玉念珠高高舉到供桌前,恭敬地拜了幾拜,當場有些前來拜拜的人也對著這串玉念珠嘖嘖稱奇;拜完之後,潘將軍又小心地將它收進錦盒,親手貼上封條,藏回原處。
 
哪裡想到,有一天潘將軍一如往常到廟裡,卻發現玉念珠不見了!奇怪的是,錦盒外的封條完好如初,裡面除了玉念珠之外,其他珍貴的玉石、瑪瑙全都原封不動的還在盒子裡!潘將軍震怒之下,下了一道空前絕後的命令:「竟然有人敢惹到我潘某頭上,從今日起,給我全力追捕這大膽盜賊!抓到了就當場跺去雙手,以為懲戒!」

兩個月後,玉念珠一點兒消息也沒有。
 
有人說,玉念珠那麼貴重,可能被賣到遠方了;也有人說,潘將軍下那麼重的軍令,偷的人恐怕也嚇得早就把念珠給毀掉滅跡了。潘將軍受到這樣的打擊,整個人變得失魂落魄,他對家人說:「這一定是上天對我有警兆,說不定我潘家從此衰敗……」
 
這時,他的夫人提醒他:「老爺,我看這事另有蹊蹺,您不是認識王超王大人嗎?王大人退休前專管監獄,對這等偷盜之事知道的可多了!何不找他商量,聽聽他的意見呢?」夫人勸道。潘將軍覺得很有道理,於是備了些禮物,叫家僕駕車載他到王府拜訪。
 
潘將軍把玉念珠的事情告訴了王大人;王大人聽完之後,沉吟了一會兒,說:「看來這不是一般的盜賊!小人試試看吧!」」
 
潘將軍沉重地點了點頭,抱拳說道:「那就重重託付王大人了!」
 
幾天後,王超在街上看見一個年約十七、八歲的姑娘,她身上的衣服又粗又破,穿著一雙木底鞋站在樹下,兩邊的太陽穴高高鼓起,眼睛炯炯有神、目光粲然,和身上的破爛衣衫十分不相襯。

王超正有些好奇,突然路旁一群玩球的年輕人失了腳,將球踢到了這位姑娘的腳邊,只見姑娘像是一時興起,順腳輕輕踢還了過去,也沒見她如何使力,球卻飛上了幾丈高,令眾人驚呼了一陣!
 
姑娘頑皮地嘻嘻一笑,扭腰就走。王超覺得奇怪,便跟在這位姑娘身後,想要看看她究竟是何方人物?一路跟到姑娘家,這才發現,原來她和老母親住在一起,家裡以縫補為業,住處看起來也簡陋也很尋常,實在不像是習武的人家。
 
王超編了一個緣由上前與這對母女攀談,想藉此看看這對她們到底是什麼來歷。姑娘與老母親見到是一位相貌和藹的老人家來訪,也客氣地請他進屋用晚餐;王超暗暗驚奇,覺得這對母女談吐得體、舉止大方,真不像是她們外表看來那般窮困的普通百姓,心裡的好奇心就更濃了。
 
王趁機環顧了她們家四周,發現這對母女雖然家徒四壁、擺設簡單,滿桌的飯菜卻是上等的山珍海味;更令王超疑惑的是,飯後姑娘笑吟吟地端出了一碟令人意想不到的果物。「洞庭橘?這是江蘇省進貢給當今皇上的貢品,據說是聖上用來恩賜大臣和宰相的,連京城都買不到,姑娘您怎麼會有這麼珍稀的貢品呢?」王超實在太過驚訝了,脫口而出地問。
 
姑娘盈盈一笑,好像沒什麼了不起似的,輕巧地回答:「這是別人從宮中拿出來給我的呀!」王超聽完不便再問,卻更覺得疑惑。
 
「哎呀!這姑娘顯然會武功,而且一身的武功還不弱,千萬別是因為家貧,而淪為盜賊了吧?不行不行,這麼有教養的母女,千萬不能淪落江湖,老夫年紀雖然大了,還是要幫幫她們才好啊……」王超心裡對這對母女起了憐惜之心。
 
從那天起,王超和妻子便偶爾來拜訪她們,每次都藉故留下一些銀兩,並且對她們聊聊「做正直人、行清白事」的道理,這對母女也大方地接受了。就這樣,她們母女敬佩王超王大人的聲譽、見識和仁慈,於是決定:這位母親與王超夫婦結義為兄妹之稱,而姑娘也拜王超夫婦為義父義母。這時,王超才知道姑娘的閨名,她死去的父親姓凌,她母親都叫她「霜兒」。
 
王超收了霜兒為義女之後,好幾次要替她挑選好人家讓她嫁了,讓她們母女有個安身立命之處;然而霜兒總是推脫,王超也就息了這份好心。

凌家母女與王超家的情誼越來越真誠,轉眼間已是一年過去。這一天,王超覺得是時候了。於是他帶了酒菜來請這對母女吃喝,席間,他語重心長地對霜兒說:「我心裡有件事,不知能否直說?」
 
「我們母女感謝義父義母照顧的恩德,若是義父有什麼交代,女兒就算是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!」
 
於是,王超試探地輕問:「既然這樣,那麼我就直說……本城有位潘將軍,他之前在慈恩寺弄丟了一串玉念珠,不知道妳聽說過沒有?」
 
沒想到,霜兒竟然嘻嘻一笑:「那串玉念珠呀?您是從哪知道的呢?」
 
王超一聽,她果然有此事有關啊!而且從她的語氣裡聽得出來,她不會對自己隱瞞的。於是,他又軟著聲調勸說:「潘將軍為了這件寶物,都追了半年了,他年紀已大,若真找不回來,恐怕對他健康有所損傷;如果女兒妳知道這件寶物的下落,能否幫義父這個忙,說出它的下落……」
 
「義父!」霜兒對王超抱拳說道:「真人面前不說假話!潘將軍的念珠,其實是我和習武的朋友們故意捉弄他一下罷了!我們本來是隔天清早就要歸送的;沒想到,潘將軍下了那麼重的軍令,讓我們反而沒有機會送還回去。不如這樣吧!義父您明天一早單獨到慈恩寺來,我知道珠子被人藏在了哪裡!」
 
王超點了點頭,真相總算水落石出了,但是他心裡有股說不出的難受:他雖然可以對潘將軍交差了;可是,將此物交還潘將軍之後,依潘將軍的個性,必定追查到底;他實在擔心,霜兒母女惹到了位高權重的潘將軍,這事到底該怎麼收拾呢!

隔天一早,王超依照約定的時間,天不亮就摸黑前往,廟門尚未開啟王超左顧右盼,沒看到姑娘,心裡怕她被人發現了,不禁有點著急。他突然聽見少女的聲音喊著:「義父!」抬頭一看,霜兒居然在高高的塔頂上!

「危險!妳是怎麼上去的呀?」那塔是個直方塔,足足有十幾丈高,四周又光又滑,也沒有台階,除非是鳥兒,凡人怎麼可能上得去呢?

「我用輕功上來的呀!」霜兒嘻嘻一笑,腳尖飛快地在塔壁上點了幾下,簡直就像一隻輕盈的小麻雀,三兩下就到了王超的眼前了。

「喏!這件東西麻煩義父幫我們還給潘將軍!」霜兒將玉念珠交到了王超手中,又跪在地上磕了三個響頭,再將一個信封交到王超手中:「還有這個,是我娘要我交給您的……」

王超接過玉念珠和信,正想要對霜兒說些什麼,她已經用輕功快速地離去了。

王超打開信一看,紙上是霜兒母親的筆跡,他在她們家見到過的,因而認得出來。

「義兄義嫂鈞鑑:先夫凌某本是武當門生,身懷絕技,以劫富濟貧為志,常至權貴官宦之家,借取不義之財,用以濟助貧弱。小女霜兒從小就向父親學武,雖為女兒身,卻有男兒志。惜先夫被權貴殺害、英年早逝,我為了撫育小女,隱身市街,不願她步上先父後塵,因而以縫補維生……

看到這兒,王超抬起頭,喟歎道:「難怪!難怪!」又低頭接著讀下去。

……小女天性貪玩,又有其父習性,此次與江湖友人偷盜潘將軍之念珠,闖下大禍;幸得遇義兄夫婦再三開導勸戒,讓小女心性開啟,願意認錯歸還。我們母女就此遠離,在遠方感念義兄義嫂懇切相待之情誼,及開導小女之恩……」

王超放下信,遙望遠方,他知道,從此是再也見不到霜兒母女了……



2346 人次閱讀
0 個評論
1月 19, 2012 上傳
回應故事
故事回應

故事作者

admin   4月 3, 2011
大家好,我是【說故事時代 Story Online】的管理員小編。
歡迎寫下看完故事後的心得與大家分享哦!

故事分類

書上找不到的故事

同類故事

看同類文字故事 更多同類文字故事
看同類影片故事 更多同類影片故事
看同類圖片故事更多同類圖片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