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不是會員嗎? 註冊 登入
行樂圖的祕密
行樂圖的祕密

「不好啦……不好啦!」張家大宅院的走廊傳來僕人阿忠的奔跑和喊叫聲,他一路往兩位少爺的房裡跑去,急吼吼的大喊:「老爺他……快要不行了,嗚……」

不一會兒,張家上下鬧哄哄地跑向久病的張老爺房裡,把藥味濃濃的房間擠得滿脹,眾人心思不同,卻全都望向床邊,大夫正在為張老爺把脈;他看到眾人急於問他的眼神,便搖了搖頭,走到角落向大夥兒低聲說,張老爺時間不多了……
 
張老爺自己倒像是早知天命了,他伸出枯瘦如柴的手,要貼身僕人阿忠把大少爺張通夫婦,還有二少奶奶和她的兒子小虎,叫到他的床邊來,看樣子是要交代遺言後事了。
 
張老爺的大兒子張通從小就好吃懶做,什麼事都推給弟弟張義,而且張通娶的媳婦不但跟他一樣懶,脾氣還很壞,常常欺負二媳婦,將服侍公公張老爺的責任通通推給她。

張老爺的二兒子張義雖然天資聰穎,人也溫和有禮,從張老爺手上接過家業後經營得有聲有色,只可惜天妒英才,一場莫名的疾病帶走了他的性命,只留下了媳婦兒跟獨生兒子小虎。
 
二兒子死了,大兒子又不可靠,年邁的張老爺只能重出江湖,繼續掌管家業;只是張老爺年事已高,又沒有人可以相伴輔佐,又要擔心二媳婦跟孫子有沒有受到欺負,內外煎憂之下,居然一病不起。
 
此時,張通夫婦站在臨終的父親的跟前,不但一點兒也不難過,還滿臉喜孜孜的等著要分遺產;二媳婦和孫子小虎則是跪在張老爺的病榻前,極力忍住悲傷,不敢哭出聲音,就唯恐老人家難過。
 
張老爺嘆了口氣,抖著手從枕頭底下拿出了一本小冊子:「孩子們,我的時間差不多啦!趁我還有一口氣,想把家產都先給分清楚了,免得你們日後吵架。張通啊,你是男人,應該負起管理家產的責任,所以家裡的房屋跟田產通通交給你,這本冊子記錄得清清楚楚,後面還有我的遺囑以供證明。」
 
聽到這,張通和老婆笑得臉都快開花啦!家產田產都歸他們,喔呵,這往後的日子可好過了!
 
「小虎和他娘,孤兒寡母兩個人,只要能溫飽就可以了,你們就住到後院的小房子裡,幫我管理後院的那一片筆筒樹林,你們有沒有意見啊?」
 
二媳婦跟小虎含著淚,順服地點了點頭。這時張通夫婦樂昏了頭,一會兒才回過神來說:「沒問題沒問題,弟媳婦兒跟小虎的生活,當然就交給我們來照顧啦!是吧?」
 
「嗯!」張老爺看到大兒子醜態畢露,只能搖頭歎息,他說:「孩子,你聽明白了就先去外邊兒跟帳房清點家產吧!我有些話,想跟二媳婦和小虎說……」
 
全部家產都歸給了自己,張通樂壞了,哪還管張老爺要說什麼啊!他還怕老爺心軟反悔了哩!答應一聲之後,就和老婆嘻嘻哈哈,腳不沾地的跑去找帳房了。
 
確定張通夫婦離開之後,二媳婦終於忍不住落下兩行清淚:「爹,我們不是要跟大哥計較家產;但是……只有一片筆筒樹林,要我拿什麼撫養小虎長大呢?」
 
張老爺沒有回答,他從枕頭底下又摸出了一個捲軸,二媳婦還以為是另外一本家產清冊;但展開來一看,只是一幅普通的圖,畫了張老爺抱著小虎,站在後院的那片筆筒樹林前。
 
「爹,您給我們這樣的一幅圖,要做什麼呢?」二媳婦不明白。
 
「這是『祖孫行樂圖』,你好好收著,先辛苦個幾年,等到有清廉公正的官老爺來了,你就帶著這幅圖去找他,他一定會為你們想辦法、讓你們母子有好日子過的……」說完,張老爺就過世了。
 
二媳婦和小虎只好哭著把行樂圖收起來。張通呢,他只顧著清點偌大的家產,連張老爺的後事也是草草辦了;只有一件事他毫不馬虎,就是在張老爺入土為安的隔天,就把二媳婦跟小虎趕到後院的小房子裡,並且將筆筒樹林上上下下、前前後後都仔細搜查過一遍,確定張老爺沒有在樹林裡留下任何值錢的東西,這才放心離去。

「怪了,大少爺夫婦什麼也不做,既不孝順又不會持家,老爺竟然把家產留給他們;二少奶奶賢慧孝順,又是孤兒寡母的,老爺反倒只給她們一間小屋子和一片樹林,真是沒有天理啊!」張家的下人們竊竊私語。
 
「我看老爺八成是病糊塗了!」人們這麼說。
 
「可憐的二少奶奶,這下她們母子怎麼維持生活呀!」
 
二媳婦雖然心中疑惑,卻沒有口吐怨言,她只是默默地帶著兒子小虎,搬到小房子裡住下,過著清苦的日子,不但吃得不好,還被當大嫂當做僕人使喚,才願意給她們一點生活費;幸好二媳婦過去一向待人溫和有禮,僕人們都很尊敬她,樂意主動幫忙;再加上老僕人阿忠暗中相助,母子倆的日子雖然清苦,但還不至於累壞或餓著。
 
過了幾年,小虎也長大了,已經長成一個翩翩美少年,但是他們的生活還是沒有獲得改善。
 
「二少奶奶,大消息啊!」老僕人阿忠急急忙忙來到後院敲門,一面大聲地喊著。
 
「忠叔,發生了什麼事啊?」二媳婦從小房子裡走了出來,一面在圍裙上擦了擦手。
 
「二少奶奶,您知道嗎?過兩天有個八府巡案方大人,將會路過咱們縣城!聽說啊,這個方大人可厲害了,不但公正廉明,還破了好多件無頭公案呢!」
 
「忠叔,你是說真的嗎?」

「當然是真的啊!現在全縣上下都張燈結綵地歡迎巡按大人呢!」
 
二媳婦心裡想起張老爺生前的那番話,還有那張行樂圖;她心想,小虎也長大了,總是需要一些錢供他讀書或是做點小生意,於是打定主意,等巡按大人來臨,就要拿著那張行樂圖去求他申冤。
 
等到巡按大人抵達,二媳婦帶著小虎和行樂圖,連忙趕往求見;巡按大人聽完了二媳婦的敘述,也覺得張老爺分產不公,讓這對母子受了委屈,其情可憫,便答應要幫忙。
 
巡按大人展開了行樂圖,只見紙上畫著一個老人,左手抱著一個嬰孩,右手卻伸直著指著天,後方是一大片筆筒樹林,巡按大人問道:「這片樹林……就是張老爺留給妳們母子的遺產嗎?」
 
「回大人,是。我公公在世時喜歡養蘭,這些筆筒樹正好可以砍下來做蘭花的花盆;只是……現在公公過世多年,我跟小虎都不懂園藝,不但蘭花都枯死了,連筆筒樹也枯了好幾棵……」
 
「這圖上畫得倒是不少棵啊!」巡按大人指著圖問。
 
「回大人,我也算過了,這圖中整整畫了一百零八棵,而家中也正好有一百零八棵筆筒樹,而且位置也畫得一模一樣呢!」
 
「哦?有這麼巧?」巡按大人仔細地又把這張圖察看了一遍,只見這張畫平淡無奇,既無畫家筆力,也沒有藝術價值;除了筆筒樹幹上的銀粉,像是銀子去磨成的,可也值不了幾個錢,何必這樣慎重地交給二媳婦呢?真是奇哉怪也。
 
「嗯……這件怪事我得好好想想,張老爺既然這麼慎重地交給你,必然有他特殊的用意。你何妨將此圖交給我兩、三天,我仔細推敲推敲。」於是,二媳婦謝過大人,就帶著小虎回去等消息了。
 
巡按大人自從接下這個奇案,只要有空就會拿著圖細看思索,可惜還是看不出端倪;這天傍晚,巡按大人坐在窗邊,對著這張看了不下一百次的行樂圖,只覺眼昏氣悶,於是想要起身去庭院透氣。
 
沒想到,巡按大人一個不小心,竟然碰倒了桌上的茶杯,茶水將行樂圖給浸溼了,巡按大人趕緊用袖袍去擦拭;一擦一抹,糟糕!畫在筆筒樹上的銀粉全都掉光了!這時,眼尖的巡按大人發現,只有東邊的三棵小筆筒樹還是一樣閃耀著銀色的光芒!仔細一瞧,這三棵筆筒樹的樹幹不是用銀粉去畫的,而是用很薄很薄的銀片貼上去的!
 
「怪怪,這是什麼用意?」巡按大人伸長指頭在桌上敲打著,這時,他發現了一個重要的端倪!「原來是這樣,我可有明目了!哈哈哈……」

第二天,巡按大人帶著隨從到了張家,把張通夫婦還有二媳婦母子通通叫了過來。
 
「張通,你的弟媳婦告你侵占家產,可有這回事?」巡按大人故意出招。
 
「我哪有告大伯呀?」二媳婦還要辯白,巡按大人揮了揮手,示意叫她不要多說話。
 
「冤枉啊!大人,我爹在世的時候,明明當著大家的面,把家產分得清清楚楚的;大人您若不信,我有爹的遺囑可以證明。」張通慌忙地取下那本供得比祖宗牌位還高的家產清冊,他早想過,哪天要是弟妹反悔了,這可是他的護產金牌。
 
「嗯,遺產上確實寫得清清楚楚……那我問你,二媳婦分到些什麼?」巡按大人微笑著問。
 
「回大人,我爹分給弟媳母子後院的小房子,還有那片筆筒樹林。」
 
「嗯嗯,那好,既然有證據說明,那麼張通就沒有霸占家產了。」
 
二媳婦聽到這裡,低下頭去,很失落的樣子。
 
「那麼,後院裡的那片筆筒樹林,統統歸二媳婦母子所有,對嗎?」巡按大人問。
 
「那是當然的,我爹的遺囑裡寫得清清楚楚,統統歸她母子所有,我連一片樹葉也不會貪她們的。」張通挺起胸膛故作大方地說。。
 
「嗯,很好。」巡按大人轉頭對二媳婦問道:「你能夠帶我去看看那片樹林嗎?」
 
二媳婦有氣無力地答可以,於是,一行人都來到了樹林,但是不明白巡按大人要做什麼。
 
「張通,你確定這片樹林是屬於你弟媳婦的,是嗎?」巡按大人再次確認。
 
「沒錯!都歸她們的,我怎麼會絕過問吶!嘻嘻!」張通拍胸脯保證。
 
「來人啊!」巡按大人突然對隨從一聲令下:「去把那東邊的三棵筆筒樹,統統給我砍下來!」
 
眾人面面相覷,大人砍樹要做什麼?莫非他也有養蘭花嗎?
 
不一會兒,三棵粗大的筆筒樹幹被抬到眾人面前;只見巡按大人上前去,伸手將樹皮往下一剝,亮燦燦的東西大片地滾落了下來!
 
「哇!是銀子啊……」眾人大叫驚呼。
 
這時,巡按大人示意二媳婦上前去剝另一根樹幹,她照做了,又滾下了第二批小山也似的銀子!
 
小虎也走到第三棵樹幹前,將樹皮用力一剝,第三批銀子滾落在地上!
 
「大人!民婦不懂,」二媳婦激動地說:「公公為何生前不說,卻要費心留下此圖呢?」
 
「嗯……」巡按大人長嘆一聲:「這一點,依我看有兩個原因,一方面張老爺是要保護你們母子,要是一開始你們就得了這份遺產,定會受到其他人的欺壓和逼迫;另一方面,他也是要訓練他的孫子,能夠過得了苦日子,才不會像張通一樣,養成少爺習性。」
 
二媳婦摟著小虎,看著那三堆小山也似的銀子,想到公公生前用心良苦,感動得流下了眼淚。
 
張通夫婦完全沒料到老父還有這一招,他們看得眼睛都像金魚一樣突出來了,就差嘴裡沒吐泡泡。
 
「呵呵呵……這就是張老爺隱藏在行樂圖裡的玄機啊!張通,你剛剛自己說的,這片筆筒樹林是你弟媳母子的財產,你連一片樹葉也不會貪她們的!我聽得清清楚楚,你要想反悔,就是欺騙朝廷命官,那可是死罪喔!」
 
在眾人的笑聲中,張通夫婦倆只能脹紅著臉,看著二媳婦跟小虎興奮地抱著銀子,氣得鼻孔都噴氣了。
 
從此,二媳婦與小虎的日子大為改善,張通則因為沒有得到這份遺產而悶悶不樂,經常花天酒地、藉酒裝瘋,還常常跟妻子吵得雞犬不寧,敗光了家產。
 
二媳婦珍惜公公的苦心,好好栽培兒子長大;小虎成年後學爺爺的遺產去做生意,賺了很多錢,慢慢地把大伯敗光的田產買了回來,還不計前嫌地接濟落魄的大伯,總算不辜負張老爺的用心良苦。
 
破案高手──八府巡按方大人,則是多了一樁令百姓津津樂道的軼事呢!



2975 人次閱讀
1 個評論
12月 29, 2011 上傳
回應故事
故事回應
忙著愛錢愛到連自己父親的後事都草草辦了...好可怕...

故事作者

admin   4月 3, 2011
大家好,我是【說故事時代 Story Online】的管理員小編。
歡迎寫下看完故事後的心得與大家分享哦!

故事分類

豬探長的秘密檔案

同類故事

看同類文字故事 更多同類文字故事
看同類影片故事 更多同類影片故事
看同類圖片故事更多同類圖片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