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不是會員嗎? 註冊 登入
真假古董
真假古董

很久很久以前,長安城是個非常熱鬧的地方,這裡什麼樣的人都有,走到街道上,可以看到賣布的、打鐵的、送往迎來的客棧等等,你想得到的店鋪長安城裡全有,廣場上更是人來人往,賣菜、賣魚的小販、買燒餅的胡人、買布匹的貴婦……甚至還有街頭賣藝的,好不熱鬧啊!
 
在城裡有個大戶人家姓劉,開家立業的劉老員外經商多年,十分出色,只可惜前幾年積勞成疾死了,留下大筆財富給唯一的寶貝兒子劉安。
 
劉安為人豪爽慷慨,每日在他家進出的客人川流不息;劉安的大方不止對往來的朋友,對於需要幫助的人,出手更是闊氣,就連城北的黃員外也靠劉安資助幫忙,生意才能成功。不只這樣,宋知縣當年進京趕考的盤纏也是劉安幫忙出的,在長安城裡,只要說到劉安二字或是提一下劉公子,沒有人不認識他的,他是無人不知哪個不曉、樂善好施的大好人。
 
這麼有錢的大好人,卻淪落到變成貧戶,甚至還捲進了一場古董疑案裡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?

這天,有個名叫程元的人來到劉府拜訪,他自稱是外地秀才,聽聞劉公子喜歡結交朋友,所以特地前來拜會。劉安和程元交談之下,發覺程元頗有學問,覺得他是個值得交往的朋友,不但用好酒好菜款待,甚至還無條件的拿錢接濟程元。
 
不過說也奇怪,這個程元十多天就會來找劉府,每次都向劉安借錢,劉府上上下下都很討厭程元,覺得他根本就是看準少爺的善良,來白吃白喝討錢的;只有劉安不這麼想,他覺得程元只是懷才不遇,所以一直接濟他,簡直是有求必應。

然而,劉安的家產都不是他自己掙來的,因此對於管理錢財實在沒什麼概念,不久之後,劉家的經濟狀況越來越糟,本來跟劉安稱兄道弟的人,一個個離去,除了妻子、孩子,就只剩下一個老僕人還留在身邊了。
 
「相公,怎麼辦?家裡連米都沒了!」妻子抱著見底的米甕苦惱著。
 
「唉……快過年了,家裡卻一點東西也沒有,該怎麼辦呢?」劉安也滿臉愁容。
 
「相公,以前都是你幫人家,現在也該輪到他們來幫幫你了吧!那個宋知縣跟你可是拜把兄弟呢!現在請他幫點忙總不成問題吧?」
 
「說得也是,我這就來寫信……」劉安寫了封信,交給老僕送去給宋知縣。
 
老僕一早就出門,卻到了天黑才回來,一進門就氣呼呼地報告。「老爺,真是氣死人了,從來沒見過這麼沒良心的人,我在宋知縣家門口等了一整天,沒半個人出來招呼也就算了,還捱到我求爺爺告奶奶,裡頭才派人出來傳話,說什麼事情太忙,不方便接見我,還說他自己也缺錢,叫咱們找別人去!」
 
劉安一聽,盼了一整天的心都寒了,妻子安慰他說:「沒關係,您還有城北的黃員外啊!你們倆從小穿一條褲子長大的,他總不會見死不救吧?」

劉安想了想,決定提筆再寫一封信,交由老僕帶給城北的黃員外。這回黃員外倒是很快回了信,只是信上絲毫不提接濟他的事。淨揀些扯話,說什麼生意清淡啦、虧損連連、無錢可借之類的話,氣得劉安把信撕個粉碎,絕望得不知怎麼辦。
 
就在這個時候,忽然有人叫門,老僕開門一看,咦?竟然是程元!
 
「程先生,唉,你來得真不巧啊……」劉安嘆了口氣:「最近我是自身難保,家裡連米都沒了,現在的我已經幫不了你嘍!」
 
「劉公子,您這話見外了,您的情況我早已聽說,我今兒個來,是想幫您點忙的……」程元說。
 
「幫我的忙?您不是自個兒都有困難了嗎?」劉元真是意想不到。
 
「的確,我自己是沒什麼錢可以幫你;不過,我這兒有件家傳的古董,您不妨拿去當鋪或銀樓估個價,希望能暫解您燃眉之急啊!」說完,程元解開包袱,一只古銅色的瓶子露了出來。
 
「這……唉,我是真的走投無路了,雖然我知道拿你的傳家之寶去典當很不應該;不過……現在也只能先麻煩你了。」
 
「劉公子,不要緊的,過去您也常接濟我;只要你答應我,哪天你又發達了,一定要幫我把它贖回來。」
 
「這有什麼問題呢!我一定會的!」劉安信誓旦旦地說。
 
「還有件事兒,」程元臨別前鄭重地說:「今天我就要離開長安城了,五年後的今天我會再回來的;到時候,盼望您能贖回我這件傳家之寶,那我就可以把它帶走了。」

隔天一早,劉安趕緊帶著這件古董到與他父親為世交的王記當鋪去估價,王掌櫃的左翻翻、右看看,還用手摸了一遍又一遍,最後才繃著臉將古董還給劉安。
 
「這件古董……我不敢要啊!」王老闆一臉為難。
 
「怎麼了?這件古董這麼不值錢啊!」劉安覺得很尷尬。
 
「不是的,劉公子,自己人面前不說假話。你看這鼎上的紋路,估計是商朝特有的,光這樣就已經非常珍貴了;你再看看這表面上,還有難得一見的金葉和金箔……這肯定是出自帝王家的寶物!」王掌櫃壓低聲音說:「這個寶貝,可是價值連城啊!所以我說我不敢要,是因為我們押不起啊!」
 
劉安聽了大為吃驚,沒想到程元留給他的是這樣珍貴的寶物。「劉公子,這古董我收不起,您拿去找您父親的舊交李老闆看看,他的財力說不定能頂得下來。」程元當然知道李老闆,他是當地最有錢的財主;然而,沒想到連李老闆也說,依他的財力,也是很想要、卻承接不下來的。
 
「竟然有李老板買不下的古董!」這件事很快地轟動了長安城,「那可是價值連城的寶貝!你瞧瞧,劉家真不是蓋的,家道中落成這樣,還能保有傳家的寶貝,人家肯定是深藏不露!」
 
從此之後,每天都有人在劉家門口探頭探腦的,想一窺稀世珍寶的真面目。
 
劉安聽著這些蜚短流長,手上抱著寶貝,臉上卻苦得跟瓜似的,「價值連城有什麼用?那金葉能吃喝嗎?那金箔能飽人嗎?我現在能有碗麵吃就謝天謝地了呀!」
 
唉!盼麵麵沒到,錢卻送來了!宋知縣聽說古董的事,竟然主動派人送了一些銀兩過來,附上的信裡寫道:「聽說您最近經濟拮据,特地送上一些心意,希望能幫您度過難關;要是不夠使,還請老兄來信追加。」劉安開心極了。
 
不只宋知縣,就連城北的黃員外也派人送了一筆錢來,附上的信裡還把兩人從小到大的情誼給溫馨地回味了一遍呢!這一下,過去曾進出劉府的賓客們也開始陸續送錢來……這下不僅使劉安全家過了一個好年,還有多餘的充足資金讓事業東山再起,不出一、兩年,劉家又恢復了不錯的聲名!
 
然而這回,劉安再也不會像從前那般揮霍無度了,他學會了認清人情冷暖,遠離那些見死不救的酒肉朋友;他變得儉僕度日,勤奮工作;短短三年內,他就把積欠的債務清償得一乾二淨。

又過了兩年,劉安已憑自己的能力,成為一個家財萬貫的富翁。眼看程元來取回家傳古董的時間也差不多要到期了,劉安開心地向夫人說:「再過兩天,我們的大恩人程先生就要來取回古董了,我們可得好好答謝人家啊!」
 
「相公,這個古董,不能還給程先生。」沒想到妻子這麼回話。
 
「為什麼呢?要不是程相公,我們不可能有今日啊!」劉安十分不解。

「相公,你要知道,其他人是因為知道我們有這件傳家古董才對我們這麼好;要是把它還給程先生了,不知其他人將會怎樣待我們呢!」

「嗯,妳說的似乎也有道理。」劉安有點心動了。

「再說,程先生也不曉得當初這件古董到底賣了多少錢,您不妨給他一千兩銀子,就說古董已經賣掉,贖不回來了。」

劉安雖然有點不安,但是想一想夫人說得也沒錯,他自己也有點兒捨不得把這樣的稀世珍寶還給程元,點點頭便不再說什麼了。

過了兩日,程元依約來到劉家,劉安熱情地擺上豐盛酒席招待程元,兩人邊吃邊聊,開心極了,劉安還以恩公來稱呼程元,表示他的感激之情。

酒足飯飽之餘,程元問起了傳家之寶。

「唉……恩公,」劉安裝出為難的表情:「不瞞您說,當年我實在是太窮了,把那古董拿去當掉之後,很久都贖不回來;等到我湊足了錢,古董卻不知流落何方了,真是對不住您……」劉安取出原先預備好的一千兩銀子,又說:「這是當初賣掉古董賺來的錢,聊表小弟的歉意,請您收下吧!」

程元看著劉安,好一陣子不說話,看得劉安忐忑不安。這時,程元忽然將隨身的包袱解開,冷冷地說:「你看這是什麼!」

一個古銅色的古董出現在兩人眼前,它跟五年前程元拿來的傳家之寶是一模一樣的,劉安整個人都嚇傻了。

「劉公,你口口聲聲稱我為『恩公』,心裡卻根本想要獨佔它!我告訴你,我手中的這件古董,就跟當年給你的一模一樣,通通都是我仿造的,根本就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!」程安義正嚴詞地說。

「啊?」劉安驚訝得收不攏下巴:「你……你說,它們都是假的?這怎麼可能呢?我可是拿給王掌櫃和李老闆他們親眼看過的呀!」

「是沒錯!但是,你只知其一卻不知其二……」程元歎息說:「當年他們二位之所以會那麼說,全都是因為我先去拜託過他們了,那件古董沒人買的事,我當然早就知道。」

劉安臉色都白了。

「我手上的這件古董,本來是要帶來讓你湊成一對兒的;真沒想到,你竟然用這樣的心腸對我,罷了!罷了!」

程元說完,就把手中的古董往地上一摔,頭也不回地離開;只留下一臉錯愕的劉安,還有滿地的碎片……



1887 人次閱讀
0 個評論
12月 5, 2011 上傳
回應故事
故事回應

故事作者

admin   4月 3, 2011
大家好,我是【說故事時代 Story Online】的管理員小編。
歡迎寫下看完故事後的心得與大家分享哦!

故事分類

豬探長的秘密檔案

同類故事

看同類文字故事 更多同類文字故事
看同類影片故事 更多同類影片故事
看同類圖片故事更多同類圖片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