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不是會員嗎? 註冊 登入
孝子鱸魚
孝子鱸魚

在元代末年的時候,天下大亂,除了福建的白蓮教之亂以外,連金門也有著土流氓,到處收保護費。為什麼大家要繳保護費給他呢?原來,當時的海上,有著許許多多的海盜、以及流寇,他們常常將海島當做自己的領地,任意搶劫。害怕海盜的人們,只好轉向島上有勢力的人求救。
 
繳了保護費,真的能保障自己的安全嗎?許多村子,在還是被海盜襲擊之後,人們紛紛前往大陸上逃難,流離失所。然而,往大陸的航程雖然不遠,還是可能被遇上海盜,因此,許多人不是在半路上被攻擊,再也無法踏上陸地;就是在上岸前,讓掌舵的船家洗劫一空,甚至到了福建後又遇上盜匪。能夠倖免於難的人,實在少之又少。
 
顏應祐和母親就是這樣失散的。當時年紀還小的他,一個人流落在異鄉,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。幸好,雖然兵荒馬亂,還是有願意伸出援手的人,顏應祐一路上有人給他東西吃、有人供他過夜的地方,最後,一對農家的夫婦把他留了下來,幫忙做做雜務。
 
當顏應祐長大了些,外頭的時局漸漸穩定下來後,他向這對恩人告別:「謝謝你們這段時間的照顧,我很掛念娘親,不知道現在她在哪兒,現在外頭沒有那麼危險了,所以我想去找她。」
 
「你確定嗎?就算她還活著,天下這麼大,你要從何找起呢?」
 
「天下再大,總有讓我踏遍的一天,再怎麼樣,兒子總要找到母親的。」
 
聽到他的心意,農家夫婦既感動,又知道挽留不住,於是給了他一點盤纏和乾糧,在他上路前諄諄叮嚀:「雖然現在比較平靜了,走過山裡雖沒有山賊,也有些豺狼虎豹的,你要自己小心。要是找不到人,這兒隨時歡迎你回來。」
 
帶著對農家夫婦的心意,以及對他們的感激,顏應祐就這麼上路。接下來,他先走遍了江南,又走到中原地帶,再往更偏僻的蠻夷之地尋找,卻怎麼也找不到自己的母親。
 
一年又一年地過去了,旅行對他而言,已經沒有感覺,腳下的鞋早就已經踏破、再補、再踏破,有時有人送他,有時沒得穿。這一路的艱辛,別說是沒人能夠體會,就算他自己要回想,也不知從何想起了。
 
他足足走了二十六年,這天,到了雲南的蜻鈴嶺,他在烈日之下坐在路旁休息著,又累、又渴的顏應祐看著遠方被太陽蒸得模模糊糊的路,心裡除了絕望,還是絕望。
 
遠遠地,一個佝僂的身影,走了過來,經過顏應祐時,看了他一眼。顏應祐用虛弱的聲音,向這位婆婆請求:「水……可以請你給我一點水嗎?」婆婆停了下來,遲疑地看著這穿著漢人衣服的人,想了半天,終於掏出身旁的水囊,遞給他。
 
顏應祐雖然渴,卻只喝了兩口,就把水囊還給婆婆了。因為他知道,自己雖然累,卻還是年輕人。如果把水喝光了,萬一婆婆被太陽給曬壞怎麼辦?
 
「你……哪兒來的?」接過水囊,婆婆驚訝著這人居然還懂得禮讓,想必不是壞人,於是用一口既不像漢人,又不像雲南人的腔調,說著江南話問他。但這口音聽在顏應祐耳中,卻有說不出的似曾相似感。
 
「我從江南來的,很久很久以前,我住在海外的島上……」顏應祐說著,不曉得為什麼要向這位婆婆提到自己的故鄉。
 
顏應祐的口音,讓婆婆流下兩行清淚:「海外……你知道福建嗎?」
 
「我知道,我就是在福建上岸的,我的故鄉叫做金門。」
 
聽到金門二字,婆婆更是忍不住自己激動的情緒。因為,流離在外這麼多年,第一次有人提到自己的故鄉:
 
「金門,我也是金門人啊!你……你姓甚麼?」
 
「姓顏,我姓顏,叫應祐。」
 
原來,這位好心的婆婆,就是顏應祐的母親,他一路逃難,最後躲到雲南,原本以為這輩子就這麼在異鄉終老了,沒想到自己的兒子居然在二十多年以後,找到了自己。
 
終於在異地重逢的顏家母子,把母親這些年的細軟家當變賣,當作旅費,回到了自己的故鄉。只是,雖然回到金門,為了好好奉養母親,顏應祐又前往江南去幹活了。兒子出遠門在外的時光,顏老太太雖然寂寞,但是,至少在自己的故鄉,親戚鄰居知道她回來,總會三不五時來關心、或者串串門子。
 
這天一早,外頭吵吵鬧鬧的,嚇得老太太趕緊把門關緊,害怕海盜又像從前那樣打了過來。只是,聲音越來越近,到後來外頭的人用力敲著顏家的門環。
 
「顏老太太!怪事發生了,你快來看!」
 
聽到是鄰居的聲音,她才放心走到門邊,門還沒全開,一雙手捧著條魚就伸了進來。不過是條鱸魚,有甚麼好大驚小怪的呢?老太太仔細一看,不得了,魚上頭居然寫著「顏母」兩個字!
 
原來,漁夫一早出海捕魚,沒想到網子一拉,幾條寫著「顏母」的鱸魚,就鮮活地在網中跳著,好奇的漁夫趕緊把這幾條魚帶回來給顏老太太看。
 
「這可真怪了!難道這幾條魚,是老天要給老太太吃的嗎?」顏老太太把這幾條魚煮了,請大家一起吃,味道可真不錯。然而,更奇怪的還在後頭呢!大家酒足飯飽以後,幫忙顏老太太收拾著碗盤,吃剩的魚骨隨手就丟進了河裡。過了幾天,老太太一早又被嚇了一次。河裡頭居然又游了許多同樣的鱸魚!雖然,他們身上沒有寫著「顏母」二字,但是卻有著零星分布,像是原本的那兩個字被洗掉一半留下來的墨跡。
 
正在大家嘖嘖稱奇的那會兒,顏應祐帶著這次賺的錢回來了,不只是顏老太太,連鄰居都開始七嘴八舌地跟他說這幾天發生的事情。
 
「哎呀,難道那幾條魚,是我在江南放生的嗎?」
 
事情就發生在前一年的中秋,當時江南鱸魚正肥,顏應祐一邊吃著,一邊感嘆沒辦法讓母親吃到這麼好吃的魚,於是一時興起,買了幾條還活著的魚,在上頭寫下「顏母」兩個字放生,當作是自己思念母親的心意。
 
聽到顏應祐說起這段往事,大家都覺得,一定是顏應祐的孝心,感動了上天,所以幫他把鱸魚帶到了金門,讓顏老太太能得到這番心意。

後來,這種鱸魚漸漸地成為金門人日常的美食,而孝子顏應祐的故事,更是每個金門人都耳熟能詳的。

此外,金門還有一種叫做「一口酥」的小吃,他的來由也與顏應祐有關,故事是這樣的:
 
當顏應祐與顏老太太回到金門時,他們最想念的,就是家鄉的食物,但是顏老太太年紀已經大了,牙齒漸漸鬆脫,已經咬不動金門有名的花生了。
 
為了讓母親能夠再度吃到好吃的花生,顏應祐開始找許多種花生的農家,問問他們有沒有辦法做出讓老太太也能吃的花生,就在到處探訪、試驗過後,終於發明了這種入口即化,又能吃到滿滿花生香味的點心,讓母親享用。當然,這麼好吃的點心一定會流傳下來,成為現在金門的名產之一啦!



2349 人次閱讀
1 個評論
11月 30, 2011 上傳
回應故事
故事回應
應祐和母親失散的片段讓我想到百年咕咕雞裡面,上半場大家逃難的那個畫面...

故事作者

admin   4月 3, 2011
大家好,我是【說故事時代 Story Online】的管理員小編。
歡迎寫下看完故事後的心得與大家分享哦!

故事分類

書上找不到的故事

同類故事

看同類文字故事 更多同類文字故事
看同類影片故事 更多同類影片故事
看同類圖片故事更多同類圖片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