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不是會員嗎? 註冊 登入
魚人石
魚人石

很久很久以前,有個小女孩,父母親過世後,壞心的親戚霸佔了她家僅剩的那棟老房子,讓她成了無家可歸的孤兒。她一個人走了很遠的路,吃了很多的苦,捱了很久的餓,始終找不到可以容身的地方。最後,她用僅剩的力氣,終於走到那個她唯一想去的、很少人知道的偏遠海邊。
 
小女孩走向海與浪的交界,讓鹹鹹的浪花洗淨她流浪多日的滿身髒污,讓細碎的貝殼沙磨擦她走到破皮又癒合的麻木腳掌,讓海邊的陽光照在她寒冷的瘦小背脊上;她望向大海,湛藍的海洋在她咖啡的瞳仁裡遼闊地展開,雪般的浪花搔撥她象牙色的腳踝。
 
看到海洋的小女孩,聽見海鷗遙遠的叫聲,也聽見海浪迴擊的聲響,她抬眼望去,突然笑了,這是自從父母過世後,她第一次笑了,因為她看見了那塊熟悉的老岩石──爸媽對她說過,那是一塊「魚人石」,是一位會安慰傷心孩子的善良魚人幻化而成的巨大岩石。
 
此刻,那塊停駐海邊的巨大岩石,在藍天麗日的照射下,深黑色的表面閃爍出亮銀的點點光芒。
 
小女孩快步跑去,像以前迎接爸爸媽媽回家時一樣,張開她細瘦的小手臂,緊緊抱住魚人石,將身體緊緊貼在魚人石上;魚人石的溫度也暖和著小女孩,就像從前,爸爸媽媽將她摟在懷中那般溫暖。
 
「魚人石,你還記得我嗎?」小女孩對它說:「以前貝貝常跟爸媽來這裡捕魚撈蝦。我還曾經跟爸媽一起手拉著手環抱過你,看我們能不能合力把你圍住……」
 
魚人石靜靜地沒有回答。
 
貝貝放開手,她將食指擺到唇邊想了想,這是她與媽媽共同的小習慣,從前爸爸常笑她們:「連這個都可以遺傳呀?我還以為妳們倆只有臉蛋、眼睛和那隻秀氣的小鼻子相像呢!」這時,她和媽媽都會笑得好開心好開心。其實那時候媽媽就已經病了,她們家也開始窮了,但是因為他們擁有彼此,所以從不覺得缺乏;然而現在……只剩她一個人了。
 
「還有魚人石。」貝貝心想。
 
不知為何,小時候的貝貝總認為,魚人石好像也是他們的家人,這可能是因為爸媽對它好像有一份特別的情感,每年至少要來看它一眼。這塊魚人石一直都在,在貝貝感到最快樂的時光,在他們一家人一起吃苦的時刻,它都一直靜靜地陪著貝貝一家人。
 
「你還記得我嗎?」貝貝想起來,她還沒向魚人石正式介紹過自己:「是我!我叫沈懷貝,懷念的懷,貝殼的貝,爸媽叫我貝貝。」
 
魚人石依然靜默不語。
 
貝貝這才想起來,天空這麼大,土地這麼廣,可是這世上再也沒有人會喊她一聲「貝貝」了。她覺得很傷心,於是她哭了,在流浪了這麼久以後第一次放聲痛哭。貝貝趴倒在魚人石上,她覺得自己就像被海浪不斷沖刷的海沙一般,身上最後僅剩的力氣,也正在快速流失。
 
「我快要可以見到爸爸媽媽了吧?」貝貝心裡浮起一絲幸福的感受,她抽慉的眼淚一顆顆滴落在深黑色的岩石上,向晚的海浪狂亂拍打著巨岩,幾乎要將貝貝瘦小的身軀連同海沙一起拖進海裡。
 
貝貝太虛弱了,因而她沒有察覺,被她眼淚滴落的黑色岩石正在軟化;她也沒有發現,黑色岩石化成了人形。直到她聽見一聲很清楚的嘆息──就在她的耳邊,然後她感覺到,就在她再也無力抗拒海水拉扯,雙手鬆開的那一刻,有一雙濕濕涼涼的手臂將她擁抱入懷,一種非常奇妙的溫暖包圍了她──就像寒冬裡從厚厚雲層裡移出的破曉陽光,曬照在貓咪身上的那種溫暖──貝貝睡著了,就像在舊家的時候,她夾在爸媽中間,全家人窩在同一床破棉被裡,好香好甜好安心的睡著了。

當貝貝醒來的時候,霧銀色的月光照著暗黃的沙灘,潮汐依然來回沖刷著海岸,可是不知為什麼,貝貝不覺得孤單。
 
「妳醒了。」一個像豎琴的夢幻聲音對貝貝說。
 
貝貝轉頭望向她的右邊,居然有一個魚人蹲在她的身邊!貝貝好驚訝,她目不轉睛地看著微笑的魚人──他跟媽媽形容過的一模一樣!
 
魚人的身子是人的形體,全身的皮膚就像深夜的天空一樣黝黑,手臂上還有魚類才有的黑亮麟片;嘴角是上揚的微笑弧形,嘴唇豐厚有如貝肉;脖子兩側的腮正一開一閉地呼吸;魚人的雙腳是彎弓形,而且腳掌有鴨子才有的黑蹼。然而,貝貝一點也不覺得可怕,她覺得魚人的笑容是那麼溫暖親切,就像許久不見的家人。
 
魚人捧了一些海貝給她吃,貝貝認出這是爸爸以前曾給她吃過的,如今嘗起來,滋味更是鮮甜。
 
等到貝貝吃飽了,魚人才開始跟她交談。
 
「貝貝……」魚人叫著她的名字,好像爸爸的聲音:「妳是貝貝,對嗎?」
 
「對……我是貝貝,而你……是魚人?」
 
「是的,貝貝,我是魚人,也曾經是妳父親的僕人。妳的爸爸媽媽呢?他們這次怎麼沒有跟妳一起來?」魚人問。
 
「他們……死了。」貝貝低下頭:「很多地方都在鬧瘟疫和災荒,媽媽過世後,爸爸把剩下不多的食物讓給我吃,隔不多久,他也虛弱得病死了……」貝貝想起爸爸寧可捨去自己的生命也要讓她活下去,大哭起來。
 
「啊!主人他竟然死了……」魚人的腮激動地開闔,大顆大顆的淚從他薄薄的眼眶裡湧出,貝貝吃驚地發現,魚人哭出來的眼淚竟然是一顆顆的珍珠!魚人的淚珠從沙灘上滾入海中,貝貝和魚人一起哭著,任憑規律的海浪將他們的眼淚一一收藏到海裡。
 
貝貝忍受了很長時間的委屈和孤單,如今對著魚人更是哭得不能止歇;魚人感受到貝貝傷慟得心都快碎了,就伸手盛接了自己的一滴淚珠,將它交給貝貝,然後指指貝貝的胸口,像是教她把淚珠貼著胸口擺放。貝貝照做了,奇妙的事在一瞬間發生!
 
魚人的淚珠一碰觸到貝貝傷慟的心,就閃耀出如同彩虹般的光澤,像甜美的糖球般開始漸漸溶化,填補貝貝心裡的每一道傷痕;貝貝感到心裡洋溢著陣陣幸福的暖流,隨著魚人淚珠的溶化,她支離破碎的心傷也都癒合了。
 
「『魚人石』是一位會安慰傷心孩子的善良魚人幻化而成的……」貝貝心裡響起爸媽說過的話,這下她完全明白了。
 
魚人和貝貝就像久別重逢的家人一般,坐在沙灘上聊起天來,魚人將他和她父母的故事告訴貝貝。
 
原來,在很久以前,貝貝的爸爸是個無父無母的窮苦少年,路過海邊時,無意間救起不小心犯錯而被「水晶宮」放逐人間的魚人,貝貝的爸爸還收容魚人到他家裡住,兩人互相扶持、一起長大。
 
「那你跟我爸爸,簡直就像親兄弟一樣耶!」貝貝說:「我最羨慕人家有兄弟姐妹啦!」
 
魚人微笑了,他想起和貝貝的爸爸共同生活的那段日子。其實魚人在陸地上生活是很不容易的,他的外型讓他經常受人排擠欺負,人們總把他當成妖怪來看待對付,拿黑狗血灑他、在他路過的地方做陷阱,甚至用鋤頭背後突襲;每一回,都是貝貝的爸爸及時相救。為了報答貝貝的爸爸的恩情,魚人也經常帶他到這個海邊,教貝貝的爸爸捕捉魚蝦,或是讓貝貝的爸爸騎乘在他的背上,在海裡盡情的遊玩,到無人島探險……他們之間那份深刻的情誼,是一般人所無法理解的。
 
「後來呢?你為什麼沒有跟我們家一起生活呢?」貝貝仰起天真的小臉蛋,催促魚人將故事說下去。
 
魚人說,貝貝的爸爸長大後,愛上了一位美麗的女孩,對方的媽媽卻要求一萬顆珍珠作為聘金。貝貝的爸爸買不起那麼貴重的東西,於是思念成了憂傷,憂傷成了重病,就在他奄奄一息的時候,魚人傷心得哭了。沒想到,魚人的眼淚滴落,卻成了一顆顆晶亮的珍珠;貝貝的爸爸見了,開心得康復了,他捧著珍珠將女孩娶回家做妻子,而魚人也在他們成家後,打算返回海洋。
 
「那你為什麼會在海邊變成了黑色巨岩呢?」
 
「我聽說水晶宮即將重開大門,原本想要告別妳父母,打算重回我海裡的家。」魚人低嘆說:「誰料到,那一晚的烏雲太密,提早遮住了月亮,我居然錯過了『水晶宮』的最後一道縫隙,還被月暈照射,化身為巨大的黑岩石,只有傷心孩子的眼淚才能喚醒我……」
 
化身為黑色巨岩的魚人從來沒想到,最後用眼淚喚醒他的,竟然就是貝貝;而他也即時用他的淚珠治癒了貝貝的心。

從那天起,魚人開始代替貝貝的爸媽,每天照顧貝貝的生活。
 
因為魚人不能照到月亮的光暈,每個月總有一天,在烏雲和夜霧瀰漫的時分,魚人就得縱身跳進漆黑的海裡躲藏起來;除此之外,他們一起度過和樂的日子。
 
白天時,魚人會讓貝貝騎上他的背,和海豚來場游泳比賽;午飯過後,魚人會教貝貝分辨珍稀的魚種和海貝,有時魚人會用珊瑚和海葵,給貝貝做髮飾和項鍊;晚間,他們一起沐浴在月光裡,身旁堆滿了魚人到深海撈拾的、會唱歌的貝殼,魚人會拔下他手臂上的兩塊鱗片塞進貝貝的小耳朵,這樣貝貝就可以揀起貝殼,隨意聆聽裡面藏著的奇妙樂曲,而且都是人間從來未曾有的優美旋律。
 
「我好幸福喔!」有一天,貝貝摟住魚人的脖子說:「你就像我的爸爸媽媽,我真希望我們能永遠都在一起。」
 
魚人輕拍著貝貝瘦小的背,心裡卻升起很大的不安──如果,不知道哪一天,海風會傳送來水晶宮門再度開啟的消息──那麼,貝貝將要由誰來照顧呢?
 
到了那一天,如果他再不回海裡的家,魚人擔心,已經尋回幸福的貝貝,到時若是無法為他流下眼淚,那麼他將永遠化身為巨大黑岩,而且不可能再恢復了,就像月亮曾經警告過他的一樣。
 

魚人不知如何告訴貝貝他的掙扎與愁煩,他很怕讓她失望──魚人暗自決定,當水晶宮門再度開啟的那一天,他要把握時間回去海裡,因為他害怕再次且永遠變成巨大黑岩,這樣一來,他依然無法再照顧貝貝了。
 
「就讓時間決定一切吧!」從那天起,魚人的眼神總是流露一股憂傷,他知道貝貝遲早會再次傷心;他真希望那天會是在貝貝已經長大、有了自己的家之後,才會來臨。

事情總是和願望相反,就在貝貝十歲生日的那天,海風送來水晶宮將在夜間重新開啟的訊息,不尋常的呼嘯聲連貝貝都感覺得出將有異事發生。
 
她很不安,頻頻詢問魚人:「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?」貝貝很驚慌,在過了這麼長時間,好不容易的安定生活之後,她實在很怕再次失去什麼。
 
魚人也一樣心慌,他沒想到這一天竟來得這樣快,他憂切地看著貝貝,實在不忍心對她說,他即將要離去;就這樣一直忍著、拖著,直到海面吞沒最後一道晚霞。
 
夜風吹起,遙遠的天邊突然亮起了七道彩虹光柱,海裡的貝殼同聲唱起美妙的歌曲,貝貝從沒看過這麼漂亮的景色,笑著鼓起掌來,她身旁的魚人卻突然掉落大顆的淚珠。
 
貝貝深呼吸,她很久很久不曾看見魚人掉淚;魚人蹲在貝貝跟前,成串的淚珠滾落沙灘:「我得要回家了,錯過了這一次,我將永遠化身為黑色岩石,而且很有可能不會再恢復原來的樣子了……」
 
貝貝雙手握拳,她覺得自己的胸口好像什麼壓住,緊緊地壓住了,沉重得讓她一個音節也發不出來。
 
七彩光柱越來越亮,貝殼的歌聲越來越響,天空的雲朵全都散去,月亮正用女皇般的氣勢照亮夜空,在海面中央灑出一道銀色的長長地毯。
 
貝殼們高聲吟唱著〈回歸曲〉:「回家吧!回家吧!久別的魚人,不要再猶豫了,快快回家吧!」
 
魚人艱難地移動步伐,貝貝還是不發一語,臉上甚至一點表情都沒有。魚人等待了一會兒,眼看銀色的地毯越來越窄,他知道這是最後的時刻,只有忍痛割捨在陸地上的最後一絲牽掛,他走上高高的石崖一躍而下,黝黑細長的身軀,一下子就沒入雪白的浪花裡。
 
貝貝衝到崖邊,發現再也看不到魚人,七彩光柱瞬間熄滅,貝殼的歌聲也停止了,海邊變得一片漆黑。
 
貝貝這才回復意識,張嘴對著海面大叫──

「不要走!魚人!你不要走……!」

可是已經來不及了。

貝貝沒有哭,她哭不出來。她走到一顆大石背後,將雙腳蜷曲起來抱著靜靜等候,像一隻等候時間的幼蟲,靜止成一團黑影。
 
「他會回來的。」小女孩在心裡對自己說:「他一定會回來的。」可是,過了很久,海面上都不見魚人的蹤影。

貝貝趴在她小小的膝蓋上等了好久好久,不知不覺沉沉睡了。她錯過了海鷗低迴在海面的晨曦,也錯過了灰雲吞吃暖日的黃昏,醒來時,只見餅乾似的大月亮低低垂掛,原來過了一天一夜了。
 
貝貝等不到魚人,她禁不住發起抖來,海邊的黑夜就要來臨,這是她第一次隻身在海邊過夜,她覺得很害怕,甚至比父母親過世那時更加害怕,她忍不住對著海面放聲大哭。

她哭得心都要碎了,雙眼都紅腫了,視線都迷濛了,一不小心,貝貝竟然從崖邊摔落海裡,喝了好幾口海水後,她完全失去了意識。

當貝貝再度醒來的時候,她覺得胸口輕輕暖暖的,充滿了幸福的感覺,剎那之間,她還以為自己到了天堂,跟爸媽永遠團聚在一起。

很快的,她就感覺到真的有東西像雨滴一樣落進她的心裡。

睜開眼睛一看,魚人大大的眼睛裡,正滾落無數的淚珠。

魚人的背後竟是星光漫天,她還聽見海浪遠遠的低迴,她虛弱卻又開心地說:「你回來了,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回來的……」

魚人和貝貝的眼淚一起被海浪沖刷到海裡,海浪迴蕩出世上最好聽
的曲調。

「也許這是註定的,」魚人說:「當我聽見妳的叫喊聲,當妳為了我所掉下的眼淚,落到海裡飄到我的身上,我就知道我不該離開的,因為,沒有一個孩子應該承受孤單。」

貝貝感動地用小手揉揉眼睛。

魚人將她揹在背上,說:「原本,我以為我被放逐到人間是一種懲罰;現在我才明白,這或許就是我的使命,月亮要我在人間守護孤單的孩子,讓孩子們不再傷心。」

「那你以後……還能夠回家嗎?」貝貝擔心地問。

魚人嘆了一口氣。

「雖然,日後不知還要等待多久,才能再次等到『水晶宮』開門的日子,」魚人慈愛地說:「但是在那之前,我會陪伴妳長大,等到妳有了自己的、真正的家庭,我才能安心地回去。」

貝貝趴在魚人背上,綻開可愛的童顏。

溫柔的月光將魚人和貝貝的身影投射在沙灘上,拉得好長好長。




1793 人次閱讀
0 個評論
11月 24, 2011 上傳
回應故事
故事回應

故事作者

admin   4月 3, 2011
大家好,我是【說故事時代 Story Online】的管理員小編。
歡迎寫下看完故事後的心得與大家分享哦!

故事分類

書上找不到的故事

同類故事

看同類文字故事 更多同類文字故事
看同類影片故事 更多同類影片故事
看同類圖片故事更多同類圖片故事